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性愛 影片 流出,新手必看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我们互相对视着,看到的是对方眼神的炙热与迷乱。

  我越开越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已经迷失在林荫的热情中。

  同一时间,我和她同时身子一颤,我感觉到她抓着我的手猛地用力。

  [这一刻我似乎已经感觉林荫那里的炙热,我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我们互相对视着,看到的是对方眼神的炙热与迷乱。

  我越开越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已经迷失在林荫的火热中,下一刻,我感觉到了她真正的火热,同一时间,我和她同时身子一颤,我感觉到她抓着我的手猛地用力。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那么我呢?我不敢想象自己真的就要得到她了,我真该这样做吗?这一刻,我怎么可能想这么多,我发现我竟然有了迫不及待的感觉。

  然而……叮铃铃!突然一阵铃声响起,我浑身一个激灵,猛地清醒过来,同时我也发现林荫脸色一腾地一下红了!我急忙起身抱着她,将她放在一旁,然后慌张的近乎是逃跑一样的跑到了餐桌那边,我的手机还在一阵阵叫唤,我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恼怒还是庆幸。

  如果我现在照镜子,一定会看到自己纠结的表情。

  拿起电话一看,我彻底冷静了,电话是徐姐打来的,她是我的部门主管,这批产品出厂后不断出事,这次终于确定没问题了,已经出售一批了,怎么她还要这么晚打电话呢?突然我想起林荫用那我带回来的产品卡住的事情,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接起电话后徐姐的吼声传来:“快给我滚过来!这就是你们保证不会有问题的吗?你知道出什么事了吗?快给我来公司!”我急忙点头说没问题,我这就去,虽然已经晚上九点多,可是我没什么理由不去,显然,出事了。

  我回头看向林荫,她的脸色还红红的,原本在看着我,见我转头看她,她立刻扭过头去,那娇羞的模样惹人疼惜。

  我说林荫你洗个澡就早点睡,我要去公司一趟,林荫点点头要我路上小心。

  我回房间换了身衣服,拿上手机钱包就出门了。

  路上,我想到刚刚和林荫那一段时间的迷乱,心还砰砰砰直跳。

  任何一个男人在那一瞬间,都会控制不住,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甩甩头,我不在想那么多(俩性故事),将思绪转回手头,徐姐这么生气,那么事情不会小了。

  果然,当我到了公司,我们研发部的人都在,而主管徐敏却不在,同事跟我说徐敏被黄云翔叫道经理室了。

  我听着同事们的交谈也明白出事了,新产品被投诉了,而且还不是少数投诉,这就完全是我们研发部的责任了,想来早就对徐敏有意思却被徐敏一再拒绝的经理黄云翔,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没等多久,我就看到徐敏冷着脸回到了办公区,我们一群人都站了起来。

  徐敏开口说道:“接下来一个月,我会暂时去销售部,研发部有事情给我发邮件。

  ”说完,徐敏看向我,说道:“李成阳,这一个月你跟我一起去销售部,暂时做销售工作。

  ”“什么?”我一下愣住了,有点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刘敏是个大美人,听说已经四十岁了,可是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皱纹,反而将她的青涩抹掉,剩下了一身的成熟风韵。

  只是她平日都是一副冷脸,生人勿进的模样让她在公司没有什么朋友,一些想要追求她的男人也被她毫不知委婉的当面拒绝,经理黄云翔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知道为什么徐敏要去销售部,更不明白为什么我也要跟着去,她离开时我就跟了出去。

  徐敏显然看出了我的疑惑,就出奇的解释了一下,大体情况就是这次她怀疑不是产品的问题,而是黄云翔对她的刁难,就是想把她挤走。

  毕竟,产品出问题,那么研发部难辞其咎,如果上报到了总公司那边,她多半是要走了,但她不甘心,所以就想去做一个月销售,想跟踪这些消费者的使用态度,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

  我十分理解徐敏的心里,可是,为什么我也要去呢?我问出自己的疑惑,徐敏道:“我一个女人怎么拉下脸卖这东西,当然你卖,我跟着你,还有,给你一天假期处理私事,后天去销售部报道,这一个月不准请假。

  ”我就感觉心里一阵无奈,可是再想说话,徐敏已经走进停车场,我追上去,就只看到她的马六车尾灯。

  独自走在街道上我觉得自己的前途堪忧,不过我倒是觉得徐敏或许是想多了,毕竟,林荫用了那个振动棒就卡住了,说不定真的是产品有问题。

  回到家里看到林荫的房间灯已经关了,我疲惫的洗了澡就早早睡下。

  翌日,我破天荒的睡到了八点半,想着林荫和莹莹应该早就上学走了,我起床就穿着内裤走出房间了。

  可是当我来到客厅,我一下愣住了,就见莹莹竟然穿着睡裙在打扫卫生!“成阳哥你醒了,我去给你端早餐!”莹莹朝我嫣然一笑,扭着纤腰就走进了厨房。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急忙回到房间将睡衣穿上,在走出来,就看到餐桌上摆着两个白白胖胖的大包子,还有一碗绿豆粥,以及两样小咸菜。

  我想到昨晚的事情,尴尬的笑了一下就去洗漱了,出来坐在餐桌旁,莹莹也走了过来,她帮我拿了碗筷,然后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笑靥如花的看着我。

  被她这样看着我多少有点不自在,看了一眼没见到林荫,就问她怎么没去学校。

  莹莹说她上午没课,就留下帮我打扫房间了,说今晚林荫还会过来睡。

  她还穿着睡裙,我不经意间看到了她胸前白花花的一片,顿时再次想到昨晚我抱着她,她那副诱人的模样了,下面不知不觉就支起了帐篷。

  莹莹仿若未觉,为我将绿豆粥端到面前,然后将上半身都凑过来,说道:“绿豆粥可以去火,成阳哥好像火气很大呀!”我被她调笑本来也没什么,可是我突然感觉什么东西被握住了!林荫和我聊了两句就回房间了,我想要让她帮我关门都没来得及。

  不过此刻我也没有别的时间了,整个脑子都在享受被窝里那只妖精的伺候。

  这种感觉多长时间没经历过了,我都忘了,以前和妻子也没时长这么玩,没想到今天莹莹会带给我这个惊喜。

  我脑袋在外面,手则是在里面摸到了莹莹的胸,我感觉到莹莹只是稍微顿了一下就再次开始了,她的手法很生疏,牙齿偶尔会碰到我,每次都会疼一下,可是我却一点没觉得不舒服。

  

老马转身看了一眼身后,保安们往后躲了躲,再看过去的时候,老马已经不在门口,门被推开了,地上是他们准备的面粉和水,看来老马中招了。

  这个时候,保安室里面穿出了一阵喊叫声,保安们的脸上笑嘻嘻,想着老马把里面的机关全都触发了,他们现在要进去收拾他了。

  “我就说这小子肯定要中招的。

  ”“一会进去咱们把这个布袋套在他的头上,然后咱们……”“放心好了,一会我肯定会让他知道咱们的厉害,知道咱们手里棍子的厉害!”一群人走进了保安室,刚一进去,一声惨叫声传了出来,紧接着就是其他人的惨叫声,他们踩中自己的设置的机关,老马在门口看的津津有味,这真的是恶有恶报呀。

  “老马呢,他人呢!”“不知道呀,没看见呀!”“好小子,竟然敢耍咱们,今天非得整死他,!”这个时候张德才正在往保安室走来,他心里还是有担忧的,他怕他们下手太重了,等下把老马弄废了,可就不好交差了!老马看着走来的张德才,心生一计,今天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整整这些人,这个队长虽然没有主动来整自己,但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不行的。

  当张德才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老马捏着鼻子喊了一声:“老马在这里!”里面的保安一下子鱼涌了出来了,这个时候张德才刚好走到门口,他们直接一下把不带套在张德才的脑袋上。

  紧接着就是一顿暴揍,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张德才没有任何防备,被他们摁在地上一顿暴揍,嘴里喊着:“是谁,要是让我知道了放不过你!”“放不过谁,你别以为你是林经理亲自雇来了的就可以横行霸道!”“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怕是不知道你候三爷的厉害!”“我今天不打死你,妈的,老鼠夹夹的老子脚趾都快要断了!”棍子和脚如雨点一样落在张队长的身上,老马靠在一旁看着这场戏。

  “我不是老马,我是你们的张队长!”“你是张队长,我就是玉皇大帝,天王老子!”“呦呵,还知道我们队长姓张呀,可惜了你可能见不到我们队长就得滚蛋了!”“猴哥,你看打的怎么样了,兄弟们的手都累了!”“差不多了,咱们对着他来个那个……”其他人心领神会的笑了笑,保安室这边基本没有人往这边来,所以他们闹了这么久都没有人知道。

  保安们开始解开的他们腰带,准备把自己的宝贝给掏出来。

  “猴子,你大爷的,我是你张哥!”“这声音……张哥,真的是你们吗?”“猴子,不是你张哥还能是谁,还不快点把我放出来!”“是张哥,是张哥!还不快点把袋子给扯了!”张德才这才得以重见天日,不过他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头就像一个大猪头一样,刚好和他的隆起的肚子一配,和一只猪没有两样。

  “猴子,你他娘的厉害呀,还天王老子,看来我这个小庙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不不不!张哥,刚才真的是误会,我还以为是老马呢!”猴子现在慌张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误会,我怎么会误会呢,您这么厉害对不对!我怎么敢误会您呢!”“张哥,你千万别这么说,小弟我这受不起,小弟给磕头了!”说完,猴子就跪在地上给张德才磕头,旁边的几个年轻保安忍不住笑了一下。

  “笑,你还好意思笑,你们一个个平时叫你们干活,推三阻四的,今天打起人来力气还挺大的!”其他人默默的低下头不敢说话,生怕一句话就让自己的饭碗保不住!“看着我干什么!一个人五百个俯卧撑,做不完今天别吃饭了!”“啊!”众人只好趴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撑,这个时候老马过来了。

  “张队长,我来报道了!”张队长转过身看向老马,老马被张德才吓的往后退了两步。

  “张队长,你这是怎么了?”“没事,不小心摔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这样下班你跟我走,家里有药,专门治这种跌打损伤的,效果很好,用了三次立马复原,而且下次还更抗揍!”“不用了,谢谢你了,我回去用点冰敷就好了,桌子上的表格你填一下,明天开始正式上班!”“张队长,这……”老马指着在地上做俯卧撑的人说道。

  “他们体力太多了,我让他们锻炼锻炼的。

  “这样哈,那不行,兄弟们都锻炼了,我怎么能不断练呢!””老马也趴了下去,开始做俯卧撑,做的时候忍不住一直咳嗽,老马没有做几个,张队长说道:“那个老马呀,你不用做了,让他们继续做就行!”“好的,队长。

  ”“不好意思了,我不能陪你们做了,下次有机会咱们一起做!”其他人气的牙痒痒,这个老马实在太气人了,竟然在这里幸灾乐祸,要不是因为他自己我不会队长给误会了。

  “张队长,我填完了,没事的话我走了!”“你走吧。

  ”“你们看什么看,都给我做俯卧撑,做完了回去写三千字检讨!”“啊!”保安们纷纷的低下了头!心里对老马也算是恨的不行。

  “张队长,要不要一起走,去我那里拿点药用,我的药效果很好的!”“好了,老马我谢谢你的好意,你可以走了,明天按时来上班!”张德才的心里有点讨厌老马,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可能被自己手底下的人打。

  老马心中笑道,就你们几个小子还敢跟我斗,我几十年的饭不是白吃的。

  老马想着自己住在林菲菲家也不能光住不干活呀,而且人家还给自己找了工作。

  老马一个人瞎晃悠到了农贸市场,他准备买点菜,等下回家给林菲菲做一顿饭。

  在农贸市场逛了几圈,老马惊呆了。

  平常自己在家里都不吃的东西,在城里竟然卖的这么贵,看来城里的口味真的不一样呀。

  老马买了鱼、虾,这一下采购花掉了他在村里半个月的生活费。

  老马买完东西,看一下时间,林菲菲好像下班了,他寻思了一下,干脆自己去接她下班吧。

  林菲菲工作的幼儿园离的不远,不一会老马就走到了幼儿园。

  幼儿园门口站满了来接孩子的家长,在旁边停了好几辆豪车。

  老马一打听才知道,这幼儿园是市里最好的一个幼儿园,在这里面孩子家里非富即贵,都是有拳有势的人。

  老马的穿着在这里面非常的突出,几个贵妇人看见老马,眉头紧锁,捂着嘴往后退去。

  “这幼儿园是怎么回事,怎么收破烂的孩子也在里面读书。

  ”“就是,你看他手里提的东西,那都是什么破烂呀!”老马听着他们嘴里说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一会,幼儿园放学了,孩童们在老师的指导下一个个走出了幼儿园。

  老马站在后面,等这些人走了,自己再过去找林菲菲。

  “老不死的,快来背我!我要骑马!”老马顺着声音看去,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正指着一个老人说道。

  看样子,老人应该是那个孩子的爷爷,旁边还有两个中年人,应该还是孩子的父母只见老人趴在了地上,然后五岁的孩子爬上老人的后背,然后用手拍打着老人,嘴里叫喊着。

  “老不死,爬快点!”老人步履蹒跚的一步一步往前面爬去。

  孩子的手拍打着老人的头,嘴里的脏话不断。

  忽然,孩子爬了下来,伸见去踹老人,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天天的吃我家的,还爬的这么慢,今天晚上别吃饭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老马不敢相信这个话是从一个五岁的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

  老马看不下去了,他把买来的菜放在了一旁,然后走了过去。

  “孩子,你不能这样!”老马伸手抓住了孩子踢人的脚,两个中年人惊了一下。

  小男孩看了一眼老马,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老马想自己也没有用力呀,这孩子哭什么。

  “老公,这个收破烂打咱们孩子!”“哪来的收破烂的,敢打我的儿子!”话音未落,中年男子一脚踹了过去。

  老马往后一闪,躲开了中年男子的脚。

  “哪里来的收破烂的,敢打我的儿子,信不信我让你进局子里待几天!”老马没有在乎他的说什么,义正言辞的道:“你没有看见吗,你孩子那样对一个老人!”“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你的父亲吧!”“你父亲把你养的这么大,你让你儿子骑到你父亲的身上,你还有良心吗?”中年男子被老马气的脸上的肉都在颤抖,骂道:“你个乡巴佬,我家的事轮不到你管!”“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此时,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幼儿园的园长和老师也赶了过来。

  “郭主任,发生什么事了?”幼儿园的园长一路小跑着过来。

  “冯园长,你们幼儿园的安保可不行,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过来捡破烂!”冯伟看了一眼老马,立马变了脸色,喝道:“你是哪里来的收破烂的,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我看还是不要在这里上学了,这地方能教出什么东西,捡破烂吗?”周围的家长也开始议论纷纷,冯伟喊道:“保安,把这个人给我拖出去!”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跑了过来。

  老马看着走过来的保安,心里暗笑一声。

  “就这么几个人,还要跟我打!”中年轻蔑的笑了一声。

  “就你这么个老骨头,打你就捏死一个蚂蚁一样!”几个保安围着老马,谁的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就这么一个老头。

  就在剑拔弩张的时候,林菲菲出来了。

  林菲菲本来还在里面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忽然听同事说外面发生了一些事,围了一圈人,她也跟了过去看看。

  林菲菲一眼就看见了老马,便走了过去。

  “园长,他是我的叔叔!”“马叔,你怎么来了!”“我来接你下班的,就是遇到几个畜牲,所以就这样了!”林菲菲自然是知道老马说的畜牲是谁。

  “菲菲,你先回去吧,这些事我来处理!”“马叔……”中年男子看见林菲菲的时候,眼神一下变得猥琐,盯着林菲菲看。

  “林老师,你说什么,他是你的叔叔!”“嗯!”“这……”冯伟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觉得你们还是人吗,对自己老父亲尚且如此,要是别人呢?”“你们就是需要被人教育,好好的教育!”“你们看看,这里的老师竟然和这个捡破烂是亲戚,不知道这老师有没有暴力倾向!”“是呀,我家要不还是转学吧!”冯伟急得满头大汗。

  “林老师!”那个小男孩跑了过去,把脑袋贴在林菲菲的肚子上不断的蹭。

  “小杰,你干嘛呢!你妈在这里!”中年男子换了一副脸面,一脸淫笑的看着林菲菲。

  “张主任,要不这样吧,这件事是我们幼儿园的错,我们承担责任!”“冯园长,这件事不是这样说的,我看林老师也是一个人美心善的老师,估计这也是她家的穷亲戚,我们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你看,小杰那么喜欢林老师,我们也得给林老师一个面子!”中年男子心里想着,这个小子还真是亲儿子,就知道往女人的身上蹭。

  “你说什么?”中年女子狠狠的掐了一下男人,男人忍着痛疼,笑着道:“冯园长,这件事我就看在林老师的面子上,就这样算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冯伟算是松了一口气,道:“菲菲,你还不过来跟张主任道谢。

  ”林菲菲牵着小孩子,走到了张于的面前,道:“张主任,今天真的抱歉,我这叔叔第一次来城里,有些事还不懂,今天冒犯你了,对不起!”“林老师,没事!”“这是我的名片!”张于拿了一张名片给林菲菲,林菲菲笑着收下了。

  “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关于教育孩子的问题,我还得多请教请教林老师!”“张主任客气了!”“小杰,快跟爸爸妈妈回家吧!”“我不,我要跟林老师回家,跟林老师一起睡觉!”中年女子脸气的发绿,一把扯着小男孩的耳朵,骂道:“不想回家睡,你滚到大街上去,跟你爸去乞丐堆里睡。

  ”“你是不是又犯病了,又开始乱咬人了,快回家吧!”张于一把抱起孩子,朝着自己的车(故事网)走去。

  不一会,人就散的差不多了。

  “菲菲,刚才马叔……”“没事的,马叔!”“没事!”“你知不知道!”“要是刚才张主任真的追究的话,你就不用在这里干了!”“今天晚上回去给我写五千字检讨,明天给我!”冯伟气的转身离开了。

  “菲菲,都怪马叔,乱管闲事,害的你还要写检讨!”“没事的,马叔!”“咱们回家吧!”“哦!对了,我还买了菜!”老马这个时候才记起来,走到刚才放菜的地方,发现菜都没了,只剩下几个塑料袋!老马尴尬的站在那里!“马叔,走吧,咱们去买菜!”晚上,林菲菲吃完饭以后,坐在房间里写检讨。

  房门被推开了,老马走了进来,看着正在写检讨的林菲菲,心中一阵酸楚。

  “马叔,有事吗!”林菲菲感觉后背有凉风进来,转身一看,老马站在门口。

  “菲菲,哲鸣什么时候回来呀!”“哲鸣后天回来!”“嗯!”老马转身出去了,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久久不能昧。

  第二天一早,老马起床准备了早餐,然后就出门去上班了。

  老马来到了万盛集团,刚一进大门,昨天的那个几个保安就过来打招呼了,一口一个马哥的叫着。

  老马看着这些个城里人,还管自己叫哥,真的是太舒服了。

  老马走进保安室,往里面一坐说道:“我今天需要干什么?”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e.aspx?2163.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e.aspx?2850.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e.aspx?2642.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e.aspx?4314.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e.aspx?7233.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e.aspx?5837.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e.aspx?641.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e.aspx?5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