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台灣 偷拍,新手必看

李琳琳这会儿想杀了张小凡的心都有,那种地方也能碰啊!这让她以后怎么嫁人,还有什么脸活着。

  “你吸哪去了,不是那里,往左边一点……”张小凡移动地点,亲了好多次,都没找对地方。

  “哎呀!你想气死我啊!算了,你还是把眼睛睁开吧!”李琳琳无奈的投降,对张小凡这个人真是无言了,怎么就那么无耻,还是个大学生呢!比流氓还流氓。

  这个混蛋,除了长得还有一点点帅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优点了,满脑子的下流思想,一个大学毕业生不好好在城里找份工作,攒钱交个首付什么的,回到农村来种什么药材,一年才赚几个钱啊!我李琳琳这辈子无论怎么样,都不能嫁给这种没能力的男人过苦日子。

  “好了,毒血全部吸出来了,你早点让我睁着眼睛吸,也不至于那样。

  ”李琳琳穿好裤子。

  “张小凡,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你最好死了那份心,我李琳琳就是这辈子算嫁不出去,也不要嫁给你个穷鬼,你看看你们家,被你上学祸害成啥样了,连一间像样的砖瓦房都没有。

  ”张小凡被李琳琳羞辱,感到特别的痛,但这就是现实,因为李琳琳说的不错,他们家现在确实是整个村子最穷的,而且这确实也是因为他造成的。

  “李琳琳,你说够了没有?”“呵呵,恼羞成怒了,你也就这点出息。

  ”张小凡气得巴掌举起来。

  “哦,还想打女人,你打啊!”李琳琳步步紧逼,张小凡一再往后退,到了河边上脚下打滑,轰隆一声掉进河里,直接被大水卷进漩涡。

  李琳琳这会儿也着急了,她刚才是被气坏了,才说出那些刺激张小凡的话,但是并不希望张小凡死啊!如果张小凡死了,她可就变成杀人凶手了。

  李琳琳想着,也跳进河里。

  张小凡被河水卷进漩涡,一条小鱼被河水冲到他肚子里面,接着他便感觉到全身的骨骼经脉传来一阵阵剧痛,好像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重组一般,那种疼痛,真是无法形容。

  这样的时间,大约过了几分钟,他发现自己浑身充满力量,好像随便爆发出来一拳,就能打死一头牛;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竟然可以透视了,能从河底看到河上面的东西。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像小说里面的主角一样,得到了奇遇,吃了什么大人物养的神鱼,那大人物呢!”张小凡正奇怪着,想要继续探测一下(玉米地做爰全过程)河底的情况,却被突如其来的李琳琳吓了一跳,看到李琳琳已经晕过去了,只好放弃继续探测河底的想法,将李琳琳拖上河岸。

  到了岸上,张小凡将李琳琳放平,开启急救模式,先按李琳琳的肚子,将水逼了一些出来,看李琳琳还没清醒过来,再给李琳琳做人工呼吸。

  过了几分钟,李琳琳终于醒了,一把将措不及防的张小凡推开,站了起来。

  “你个混蛋,竟然还占我的便宜。

  ”张小凡不知道怎么了,现在浑身都散发出一种自信。

  “你刚才晕过去了,我是为了救你才给你做人工呼吸的,再说那可是我的初吻,说起来是你占便宜才对,还反咬我一口,还讲不讲道理。

  ”“算了,谁让我张小凡是好人呢!也不跟你计较,今天的事情就这样算了,你不许对别人说我给你吸毒,做人工呼吸的事情,要不然我张小凡的名声岂不坏了,以后还怎么娶媳妇。

  ”李琳琳气得咬牙切齿,今天的事情,分明是张小凡占了便宜,这个混蛋竟然还说他吃了亏,太不要脸了,还担心自己把事情说出去,她李琳琳发誓,这一辈子都不要跟这种人有任何瓜葛。

  “张小凡,你就是一个混蛋。

  ”张小凡耸耸肩,根本不在乎,接着就要转身离开,李二虎竟然带着村长到了,他现在看到李二虎,就想将这个小混蛋灭了,一个未成年的小杂毛,还敢阴他张小凡,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张小凡,你个二货,竟然敢猥琐我女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李富贵到张小凡跟前,一巴掌扇向张小凡,张小凡伸手抓住李富贵的胳膊,李富贵竟然感觉自己的胳膊不能动了,一眼吃惊的看着张小凡。

  “作为村长,随随便便打人,可是会受到组织处分的。

  ”张小凡说着,将李富贵推开。

  “张小凡,你好大的胆子,还敢打村长,你这是跟我们全村人作对,应该交到派出所去好好的教育。

  ”“狗儿的李二虎,到底是谁偷看李琳琳洗澡,你他妈反咬一口,还阴我,我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训你,我就不是张小凡。

  ”李琳琳挡在李二虎前面。

  “张小凡,你太过分了,李二虎只是一个小娃,那里有你那么龌蹉,你撒谎都不找一个合适对象,现在看李二虎见义勇为,说几句公道话,你就要打人,我看真的有必要将你交到派出所去。

  ”“张小凡啊!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爹吗?你看看你爹,跟我一样的年龄,头发都白成啥子了,前两天还托我给你说媒,你这样的二货,哪户人家敢把女儿嫁给你。

  ”“你说你,好歹也是中医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为什么就不出去找份体面的工作,非要呆在这穷山沟里种药材呢!”“再看看你种的药材,我随便在院子里撒几颗种子,都比你种的长得好,你猥琐我女儿,你配吗?”李富贵戳到了张小凡的痛点。

  “李村长,你不要狗眼看人低,三十年河东,三十河西,我张小凡发誓,总有一天会让你跪在我面前,求我娶你女儿。

  ”李富贵冷笑,还想继续讽刺张小凡,驻村干部方亚楠跑着来了。

  方亚楠是南方人,长得非常好看,尤其是说话的声音,能把人温柔死。

  漂亮的小脸蛋,凸起的酥熊,高翘的小屁股,修长的美腿,再加上一双白色运动鞋,简直美爆了。

  正在张小凡打量着方亚楠的时候,村长尖叫起来。

  “什么,放高利贷的到王寡妇家了,那还得了,我们赶紧过去。

  ”说来王寡妇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被父母逼着嫁给一个流氓,那个流氓成天跟一群二流子混在一起打麻将,前段时间欠下高利贷,听说是被人活活打死了,至于凶手是谁,警方还在调查之中,现在放高利贷的又到了王寡妇家,真是够可怜的。

  王寡妇跪在一个中年人面前,那个中年人西装墨镜,来的时候还开着三辆黑色奔驰,想想都是非常有势力的。

  “求求万老大了,您今天就是把我家拆了,也不值一百万啊!我求您放了我。

  ”“哼,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难道他死了,我的一百万就不用还了吗?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你既然不还钱,就让弟兄们把你的衣服脱了,好好伺候兄弟们。

  ”“万哥,那我们动手了。

  ”“动手。

  ”两个青年动手,将王寡妇按住,就要脱王寡妇的衣服,张小凡等人从外面进来。

  “你们都给我住手,这是我们上水村……”李富贵话说到一半,几个青年同时看向他,吓得他已经将话咽了回去。

  “你是什么人?”“我是这个村的村长,叫李富贵,我们有话好好说。

  ”李富贵说着,要给那些人发烟。

  那些人根本看不上李富贵的烟,没有一个接的。

  “行,你们拿出一百万帮她还债,我们就放了她。

  ”“一百万,怎么欠那么多。

  ”“你是村长,应该不会不认识欠条吧!”“看,这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是一百万,一年不还,再翻一倍。

  ”李富贵这会儿吓晕了,他们上水村的情况他太清楚了,就算是所有人家十年的经济收入加起来,也没有一百万。

  “村长,救救我,他们是畜牲。

  ”万老大闻言,一把抓住王寡妇的脖子。

  “你她妈骂谁是畜牲,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

  ”万老大用力,王寡妇挣扎着,好像快要被掐死了。

  张小凡从地上捡了一块板砖,走到万老大跟前,直接一板砖扇在万老大头上,万老大头破血流。

  

她睁开眼睛看见了我。

  她伸出手无力的对我说:“救我……”我动手解开她的安全带,突然机舱里发出一声砰响,一股焦糊的味道在机舱里弥漫开。

  我意识到飞机有可能会再次爆炸,要赶紧离开。

  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当我转身要走时,我看到她眼里全是绝望,我的恻隐之心动了一下。

  一直单身的我头一次见到这么美的女人,她就这样死了,是不是有点可惜?我咬咬牙把她抱起来,“搂住我的脖子。

  ”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裙子,雨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裙子,里面(草船借箭的故事)白色的内/衣若隐若现,而且她的腿很长,一双白皙的小脚套在一双蓝色的凉鞋上。

  砰!又是一声爆炸,我看见机舱的一处线路噼里啪啦的往外窜着火花。

  我立刻害怕了起来,抱着她朝飞机的断口跑去。

  刚跳下飞机,我又听到机舱里响起一声尖叫。

  我怀里的美女下意识的揪住我的衣服,我放下她,说:“你找个安全的地方,我回去看看。

  ”她点了点头,抱着自己双臂,步履蹒跚的朝沙滩走去。

  我顺着声音找到休息室,掀开布帘,一名空姐躺在墙角闭着眼睛疯狂的挥舞着双手,一个鲜血淋漓的头盖骨正好落在她的胸上。

  休息室里还有一股尿骚味,我朝她看去,她腿上黑色丝袜的颜色有浅有重。

  我壮着胆子拿开那块头盖骨,突然她死死抓住了我的手臂睁开了眼睛,眼睛里全是惊恐。

  “深呼吸,冷静!冷静!”我安抚着空姐。

  砰!休息室的机顶突然爆炸,火花嗞嗞的往下掉。

  在空姐的尖叫声中,我扑到她身上,火花基本落到了我背上,我的手背也被火花打到,像针扎一样的疼。

  “快点,快点离开机舱,这里很危险!”她对我说。

  我扶着空姐走到走廊,一个穿OL职业装把头发盘起的美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低着头扶着脑袋,看样子晕得不轻。

  我把空姐扶到断口处,对她说:“还有人活着,你先下去。

  ”她冲我点点头,叮嘱我小心点。

  我走到美女面前问道,“行不行?”美女摇摇头,什么也没说,这时机舱尾部发出一声闷响,接着黑烟就冒了出来。

  我一看起火了,咬着牙把美女扶到肩上,把她扛出了机舱。

  我最后一次回到机舱里已经是浓烟四起,我弯着腰一遍又一遍的喊着,还有人活着吗?就在我要撤的时候,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机舱尾部传来。

  机舱的尾部已经烧了起来,浓烈的黑烟中红色的火舌若隐若现。

  我握着拳头对自己说,“救了那么多,不差这一个了!”我捂紧口鼻一排座位挨着一排座位找,浓烟熏得我鼻涕眼泪一起往外流,我看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

  终于在最后一排找到了,一个戴眼镜的女孩被呛得快不行了,我解开她的安全带抱起她就跑,我感觉飞机就要爆炸了!我跳下飞机的时候,还有一个烟熏妆的妹子也跟着跑了出来。

  飞机外面的沙滩上,空姐指着机尾对我大喊:“快跑!机尾起火了,飞机要爆炸了!”空姐刚喊完,机尾就轰的一声炸了,前面的机舱跟着抖了一下。

  跑!我抱着眼镜妹朝空姐她们跑去,那个烟熏妆的妹子紧紧跟在我身后。

  还没跑出多远,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从身后传来,我本能的扑倒,把眼镜妹护在身下。

  轰!飞机彻底爆炸了。

  连续好几次的剧烈爆炸,我被震的头晕耳鸣。

  等到彻底没了动静,我甩着头从沙滩上爬起来。

  我吐了口吐沫,拍拍衣服上的土。

  我看着四周,碎钢板和断棍七零八落的扎在沙滩上,到处都是燃烧的飞机残骸,人的残肢断体随处可见。

  这下是没有人能够活下来了,我不禁感慨自己的命真大。

  雨点变得稀稀疏疏,一阵海风吹来,冰凉又刺骨。

  眼镜妹跪在沙滩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浓妆艳抹的女人看了一下眼镜妹,一脸的不屑。

  空姐她们三个走了过来,长腿美女和漂亮空姐一起安慰着眼镜妹,职场女人抱着胳膊走到我面前。

  她对我伸出手说:“夏岚,华宇集团总裁。

  ”我握了握她的手,自我介绍道:“陆远。

  ”

苏瑞没注意到这点,闻言点点头道:“你刚来岩城,有一个朋友不容易,要好好相处哦。

  ”说是这么说,苏瑞心里却觉得,自己或许可以从她闺蜜那边旁敲侧击的套下话,看看秦月儿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知道啦,姐夫!”秦月儿吐了吐舌头,不疑有他道。

  ……黄姐火锅。

  这地方生意很好,苏瑞两人来的时候店外已经排起了长队。

  好在他之前因为单位定点聚餐地点的事情,和这家店的老板交结过,手里有一张获赠的VIP卡,倒是省了不少事。

  两人在服务员的指引下进了一间包厢,点菜完毕,正在等锅底热开的时候,一个靓丽的身影就踱步而入。

  “呀,文倩你来啦!”秦月儿朝着她招招手,拉着她的胳膊坐下,对苏瑞道:“这是我姐夫,苏瑞。

  ”“姐夫好!”文倩很是自然的跟着叫了一声,声音甜糯糯的。

  “额,你好。

  ”苏瑞倒是没想到这个岁数和秦月儿差不太多的女孩会这么自来熟,愣了下才露出笑脸道:“早听月儿说你很漂亮,今天看见才知道,她的确是没有吹牛。

  ”不得不说,文倩的出现给了苏瑞很大的惊艳感,和秦月儿的美不同,她有一张素雅温婉的俏脸,柳眉琼鼻,眼里仿佛含着一泓春水,一身小西装得体修身,是那种典型的都市丽人风格。

  “姐夫你真会说话。

  ”文倩的俏脸微微泛红,似乎对于苏瑞的夸奖有些不好意思。

  “哼!姐夫你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口花花,小心我回去打你的小报告哦!”秦月儿皱着小鼻子威胁了苏瑞一句,说道最后又笑了起来,显然只是开玩笑。

  “哈哈,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

  ”苏瑞打了个哈哈,举起筷子道:“吃菜,吃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桌人很快就聊了起来。

  让苏瑞没想到的是,秦月儿这个闺蜜文倩居然还是岩城大学的校花,听自家小姨子的口气,似乎追求者不少。

  几人聊着,随即就说到了秦月儿身上,在苏瑞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下,文倩很快就透露了秦月儿在学校被一个高年级学长疯狂追求的事情。

  苏瑞对此表现得不动声色,但暗地里,却是有了些想法。

  一顿饭后,三人已经相当熟络。

  “姐夫,这么晚了,这边回学校坐计程车还得两个小时,太不安全了,要不……让文倩在咱们家住一晚吧?”秦月儿在苏瑞结账的时候找上来问道。

  苏瑞考虑了下,觉得的确是这样,加上家里空房间还多,于是便答应下来:“行吧,咱们一起回去。

  ”因为喝了点小酒的缘故,苏瑞叫了个代驾,随后就和秦月儿、文倩两人做着的士回了家。

  此刻已经快到十点,到家后苏瑞见老婆秦雪还没回来,就打了个电话过去。

  让他没想到的是,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了。

  接着,微信上就跳出来秦雪发来的消息。

  “今天晚上要赶项目进度,得熬夜加班了,你睡吧,不用等我。

  ”苏瑞愣了下,苦笑一声,回信息交代她注意休息。

  那边秦月儿很快带着文倩开始参观起来。

  苏瑞感觉酒劲上头,有些睡意,见状招呼了她一声,便洗澡上床,睡了下去。

  或许是有段时间没喝酒的缘故,半夜的时候,苏瑞感觉喉咙难受,打着哈欠爬起来,就准备去厨房找点水喝。

  让他没想到的是,刚打开门,他就看到小姨子秦月儿的房间,居然又开着门。

  一片漆黑之中,那门缝洒落的微弱灯光显得异常明亮。

  怎么最近习惯不关门了?苏瑞摇摇头,也没往其他方面想,径直就打算越过秦月儿的房门。

  结果没走两步,和之前如出一辙的呻吟声突然传了出来。

  “嗯~啊……”……不会是又在观摩爱情动作片吧?苏瑞有些无奈,秦月儿已经成年,他作为姐夫实在是不好对这种事情过多干涉,于是只当做没听见,摇着头便走向了厨房。

  在净水机上接了两杯水喝下,苏瑞感觉喉咙好了些,人也(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清醒了过来,便准备原路返回房间继续睡觉。

  然而倒转回来,途径秦月儿房间的时候,一阵‘嘎吱嘎吱’的床板摇动声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动静这么大?不会是两个人在一起看吧?苏瑞腹诽了一句,想了想,还是凑过去看了一眼。

  一副让人血脉喷涌的画面顿时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这……这是……苏瑞人都傻了,他怎么也没料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只见房间内,秦月儿和文倩竟是赤身果体的相拥在一起,脑袋交错亲吻着,一副忘情的模样。

  文倩很明显是主动的一方,她相当熟练在秦月儿身上或揉或捏,极尽挑逗。

  而秦月儿早已经意乱情迷,发丝凌乱的闭着眼睛,小嘴微张,不断发出低沉的呻吟。

  老实说,长这么大,苏瑞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见这样的场景。

  ——小姨子居然是拉拉?他心里突然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月儿呀,你是要你的姐夫呢,还是要我啊?”此刻的文倩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她骑在秦月儿身上,低着头,发丝散落垂下,双手压着秦月儿的肩膀,浑身都充满了一种原始的野性美。

  秦月儿吃吃一笑。

  目光迷离道:“要姐夫啦。

  ”“哼,看来你还是没知道我的厉害。

  ”文倩骄哼一声,翻手就从旁边摸出了一件成人用品,潮红的脸上满是兴奋:“小妮子,怕不怕啊?”“不怕!”秦月儿咯咯的笑着:“你下午让人家视频给你看,还硬要玩什么姐夫玩弄小姨子的戏码,还好没被姐夫他发现,要不然……”“要不然怎么?”文倩意味深长的拉长了语调问道。

  秦月儿红着脸求饶:“哎呀,你别问了,快点嘛,人家等不及了。

  ”“小妖精!瞧把你急的。

  ”文倩轻笑一声,动作异常娴熟的抚过秦月儿那光滑平坦的小腹,慢慢的接近了……苏瑞已经完全瞪大了双眼,面前这一幕,让他看得胸口狂跳,就跟有人在打鼓一样。

  他心里庆幸夹杂着苦恼,庆幸的自然是小姨子并非暗恋上了自己这个姐夫,下午那一幕,不过是她和‘小情人’之间的角色扮演而已。

  而苦恼的,自然就是小姨子的性取向问题了。

  长着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蛋,居然是个拉拉?这种事情,我该怎么跟秦雪说明呢?第二天一早,苏瑞盯着黑眼圈来到了公司。

  他昨天回房后,闭上眼睛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那偶然窥见的香艳画面,自然不可能睡什么好觉。

  更让他头疼的是,通过文倩和秦月儿对于那种事情的‘熟悉程度’,明显可以看出,两人维持这种关系,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秦雪对秦月儿有多上心苏瑞是清楚的,要不然她也不会把人接到家里来住。

  如果让她知道这件事,很难说会闹成什么样。

  哎,还是先想办法旁敲侧击劝劝秦月儿,这种关系,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脑子里琢磨着这些,苏瑞都有些没精力工作了。

  “苏总监,许总让您去她办公室一趟。

  ”也就是这时候,下属小陈突然敲门走了进来,面带同情的带来了一个消息。

  作为能够独立负责高端编程的总监,苏瑞在IT行业也算得上是顶层精英了,公司最近上马的好几个项目,上面都是吩咐他把关的。

  一旦成功,提成都能拿到手软。

  “许总找我?”苏瑞有些不明就里的看了小刘一眼:“知道是什么事情吗?”“不知道。

  ”小刘连连摇头,犹豫了下又道:“不过……许总她似乎心情不太好。

  ”“我知道了。

  ”苏瑞点点头,站起来出了门。

  半分钟后,他推门进了许晴柔的办公室。

  二十八九岁的年纪正是女人最有魅力的时候,没有了少女的青涩,又不似熟妇那样荤黄不忌,再加上身份带来的征服感,许晴柔这种漂亮的知性女人,完全是男性最热切的幻想对象。

  她今天的打扮有些不同以往,黑色的小西装内,是素白色的低胸打底衫,喷薄欲出的丰满在双手的托举下,显得尤为巨大。

  “许总,你找我?”苏瑞笑着问道。

  他对于许晴柔的态度一直很好,倒不是想要巴结,亦或是期待发生点什么……事实上,这女人说起来还算是他的伯乐。

  当初刚毕业的时候,苏瑞还只是这家公司的程序猿,要不是许晴柔慧眼识人,破格提拔了他,也不会有他的今天。

  “你还好意思问我?”许晴柔没有如同往日那样露出淡笑,反倒是俏脸含霜,目光冷冽的看着苏瑞:“你知不知道,你所谓验收合格的程序,居然出现了足足五个常规逻辑漏洞!要不是我在交给客户前又检查了一遍,这会给公司的形象带来多大的问题!”或许是因为内心太过激动,她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拍了桌子,动作过猛之下,双峰一阵乱颤。

  这不禁让刚有些慌乱的苏瑞看得一呆。

  许晴柔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变化。

  不过她到底是个女强人,对此虽然脸色微红,倒也没太过羞涩,一边用手挡住胸前的旖旎风光,一边冷哼一声道:“很好看是不是?回家看你老婆的去!”“啊?不是……”苏瑞匆忙摆手,暗骂自己最近真是憋晕了头,尴尬之余,连声道歉道:“许总,我上午有点走神了,抱歉,我这就拿回去修改……”“等等。

  ”许晴柔出声叫住了准备离开的苏瑞,瞪了他一眼道:“苏瑞,我知道你最近身上的担子重,也很理解……这样罢,你先回去休息两天,我这有几张清源山庄的消费券,你带你老婆去那儿好好休整一下,释放下压力,然后给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明白吗?”她说着,伸手就将几张消费券从抽屉里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苏瑞没想到许晴柔会如此通情达理,一时间很是感激:“许总,我……”“煽情的话就不用说了。

  ”许晴柔摆摆手:“记住我说的话,我不希望再看到你犯这种低级错误。

  ”苏瑞点点头:“我记住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苏瑞收拾了下东西,再次给老婆秦雪打了个电话。

  这次总算是拨通了。

  “老公,有什么事吗?”秦雪那略带倦意的声音响起,打趣道:“不会是昨天我不在家,你睡不着觉吧?”幸好你没在家啊,要是你也在,看到你妹妹玩百合,还不闹翻天?苏瑞头大的揉了揉眉心,继而道:“你那边忙得差不多了吧?想不想出去放松放松?正好许总给了我几张消费券,可以去清源山庄逛一圈。

  ”“好啊。

  ”秦雪答应得很快,饶有兴致道:“把月儿也叫上吧,大家一起去。

  ”……清源山庄是岩城小有名气的避暑圣地,因其大部分建筑都修建在一条小溪之上而得名,周围环山,屋子里还有活水流过,独栋的别墅型住所非常适合三口之家旅游休闲。

  苏瑞带着秦雪和秦月儿,在当天下午来到了清源山庄。

  秦月儿是个跳脱性子,到地方就要去看孔雀园,苏瑞本来还想着找借口把她支开,闻言自然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等她一走,苏瑞就一把抱住了老婆秦雪。

  所谓小别胜新欢,苏瑞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这几天又被‘刺激’得不轻,如今总算是有了过二人世界的机会,自然得抓紧时间‘办正事’。

  “老婆,我怎么感觉你又变漂亮了……”苏瑞说着讨喜的话,手上就开始不规矩起来,顺着秦雪那光滑的脊背摸了进去。

  说起来,秦雪和秦月儿真是两种不同风格的美女,她是那种典型的江南女子,清秀的眉目,薄唇小嘴,瓜子脸,气质秀雅,身材略显丰腴,看着就让人想起一个词来——贤妻良母。

  “哎,还是白天呢!”虽然已是老夫老妻了,但秦雪对于苏瑞的抚摸还是有些羞涩,啐了一口道:“万一被月儿看见……”“孔雀园那边光过去都得半个小时呢,没事。

  ”苏瑞看着秦雪羞红的脸蛋,只觉连日压抑的欲望一瞬间喷涌而出,忍不住一把将她横抱在了怀中,笑道:“咱们先洗个鸳鸯浴,嘿嘿……”他说着,就在秦雪的惊呼声中,火急火燎的进了浴室……与此同时,伴随着房门开启的轻微动静,外面蹑手蹑脚的走进来的一个人影。

  正是本应到了孔雀园的秦月儿。

  “倩倩,我们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秦月儿的脸上闪过一丝踌躇,对着手里的手机道:“要是被发现了……”“你不是也很好奇你姐姐和你姐夫都会哪些姿势吗?”手机屏幕上,文倩玩味的笑了笑:“到时候咱们也可以学习一下呀,是吧?”“那,那你还有多久过来?”“马上就到。

  ”“好吧,我等你啊。

  ”秦月儿挂了视频,犹豫了下,才轻手轻脚的从观景阳台来到了洗浴室外。

  她找了个凳子,爬到风管机的架子上,从通风口看去,随即,就看到苏瑞抱着秦雪从进来的那一幕。

  秦月儿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连忙打开了手机的录像功能。

  苏瑞脱下了秦雪的衣服。

  手掌拂过那片雪白,温热的触感和光滑的肌肤让他一阵口干舌燥。

  即使已经看过无数次,但如此完美的胴体,仍旧让他着迷。

  “想看到什么时候啊~”秦雪拉长了语调,娇羞的白了苏瑞一眼:“不是要洗澡吗……”“嘿嘿,我帮你洗吧,老婆。

  ”苏瑞说着,就把她抱进了浴池之中。

  这里的浴池很大,半米深,长宽足足三米,两侧靠边的位置还设计了坐落在池中的躺椅,正好方便了苏瑞。

  秦雪没有拒绝,顺从的躺下来,撒娇道:“老公,我这几天好累,你帮我按摩下吧。

  ”“好。

  ”这种夫妻之间的情趣互动苏瑞自然不会拒绝,他答应下来,伸手就在秦雪身上揉捏起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2717.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6483.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947.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4257.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3663.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7098.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1781.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7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