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couple call sex,新手必看

在受到丈夫冷落的时候也是王婷了解到女人真正快乐的时候,她多次想要自己的老公带给自己那种快乐,可是从来没得到满足过。

  她的那些玩闹的姐妹多次劝说她让她找个小年轻快乐快乐,年纪轻轻嫁给一个糟老头子连女人的快乐都没有体会到,很亏,要那么多钱干啥,也不快乐。

  今天,在医院的时候她只是当林三是个好人,热情可靠,可是刚才发现林三竟然偷偷的拿着她的内库闻,一开始她很气愤,后来她陡然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林三年富力强,而且可靠,尽管有些不堪的行为,正说明自己对他的诱惑大呀。

  “三(豁达大度)哥真的吗?内库咋可能从衣篓里自己出来呢?”王婷眼中带着丝丝渴望,努力的让自己显得镇定,她第一次这么主动够引男人,她也害怕,当然她更加担心林三拒绝她,以为她是个脏女人。

  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此时林三内澎湃,要不是弄不清王婷的真正意图,他早就动手将王婷推倒在沙发上了。

  身材好气质佳的少.妇被压在沙发上,想想某国两人电影里面的情景林三就觉得浑身刺挠,原本没有任何反应的二号,正蓄势待发,再稍微一撩拨恐怕就会顶上天了。

  “你,你都看到了?”林三索性承认了。

  “我还以为三哥是个老实人呢。

  现在看来,三哥也不是什么好鸟。

  ”王婷嘴上斥责,但是身子却是猛地往前一倒,整个人一下子扑进了林三的怀中。

  这样了林三要是再不明白王婷是什么意思,他可就真是老实人了。

  林三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发香,故作不知的问道。

  “妹子,你这是咋了?咋倒我身上了呀?”“三哥,你扶我躺下吧,我这会觉得浑身没有一丁点力气,你说我是不是也感冒了?”王婷低着头声音羞涩,可是林三也却清晰的感觉到她的两道目光正直愣愣的盯着林三裤子中已经崛起的某个位置。

  林三也能感觉到王婷肯定是第一次对诱.骗男人,这也让林三心中欢喜,暗道王婷不是个放.荡的女人,人尽可夫的女人林三可没有兴趣。

  “那,妹子,我扶你到沙发上吧?”林三试探的问道。

  “客厅里不方便,还是去卧室吧。

  ”王婷羞涩的说道,若是一会林三要在客厅里做,她会羞死。

  林三脑袋里全是两人电影中沙发上的桥段,床实在是没什么新鲜感。

  “你家这沙发又大又宽敞,就在这也挺好,再说了我一个大男人去你卧室不合适。

  ”“我感冒了,一会不得打针吃药啥的,这在客厅里能做吗?”王婷说着觉得自己脸发烫,这是她能说出的最大尺度的话了。

  王婷隐晦的话让林三内心激荡起来,王婷软绵绵的身体挤压在他身上,他早就受不了了。

  既然王婷都这么主动了,林三若是再怂,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林三一咬牙,双手大胆的往王婷腰身一圈,在王婷惊叫声中一个公主抱将她揽在怀里。

  低头看着王婷羞涩红透的小脸林三情不自己的低头在她圆润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温香入口。

  “嗯……”王婷娇躯一颤,轻微的挣扎一下,口中发出哼唧的无力抗议。

  林三见一击奏效,哪里还会放手,快速的走到沙发上,将王婷平放在沙发上,看着王婷那渴望而又迷离的美眸,林三哪里还忍得住,浑身的血液涌向一处,某处早就蠢蠢欲动的长枪瞬间达到最强状态。

  “三哥,我好像感冒了,你能帮我打一针吗?”打针这个词是王婷的那些姐妹告诉她的。

  “婷婷,你别着急,三哥这就来帮你。

  ”林三吞咽了着唾沫,激动的连衣服都来不及处理,一下子就上了沙发,趴在了王婷的身上。

  尽管隔着衣服,但是一接触到王婷柔软的身体林三就忍不住了,一双手急躁的钻进王婷的衬衣里,几下就将衬衣的扣子给撑开了,瞬间那两颗精美绝伦的倒水滴就进了他的手里。

  王婷的身体很敏.感,林三一上手,她就觉得一股电流流遍全身,身体控制不住的往上挺,双手从后面用力的抱住林三的后背。

  “三哥,亲我,爱我,我,我好想.要。

  ”林三没想到王婷这么的着急,基本上是一碰就有感觉了,他能够感觉到王婷的身体不停的往上挺,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突出一部正被王婷柔软的肌肤刺激着。

  “婷婷别着急,三哥也想和你再进一步。

  “林三轻声说着,而手已经是往下滑,伸向了王婷腰间,稍一用力,王婷的裤子就出现了缝隙。

  王婷知道林三要将她最后的防线撤去了,她配合着躬身方便林三给她脱,而她呢,也是羞赧的伸手慢慢的朝林三的裤子走去。

  片刻,两人的裤子都没了,林三跪在王婷下.边,看着王婷羞涩的脸,再看看她不停颤抖对身体,以及战战兢兢轻微分开的双腿,林三知道王婷还是有些放不开。

  这也不怪王婷,她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那么的不安分,竟然对一个认识一天的男人那么的渴望。

  她低着头羞涩的看着林三双腿,二号早就是雄赳赳气昂昂了,她忍不住拿老公的和林三的对比。

  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林三的至少比自己那不中用老头的大上一倍多,而且似乎还很米且。

  她相信林三一定可以将她带到姐妹们说的那种快乐的上天的感觉。

  “三哥,你要慢点,我怕承受不住。

  ”王婷扭动着身体,有些害怕的将双腿又闭上了几分,声音有些颤抖。

  “放心吧婷婷,三哥不会用力的,婷婷这么美的女人,三哥咋敢用力呢。

  ”林三伸手轻轻将王婷双腿往两侧分。

  ”嗯。

  三哥,你这有些大,比我老公的大不少,你一会要慢点,我怕疼。

  ”王婷声音颤抖的说道。

  她是真的担心林三不管不顾的猛冲,她娇小而且真的怕疼。

  “放心吧婷婷,我会很疼你的,会轻轻的。

  ”林三做好了所有准备,慢慢的朝前靠去……

三表妹芸熙是痴痴得看着这位让自己脸红的表哥,而二表妹虽然表面很不在意,但眼神还是偷偷瞄了几眼,至于表姐虽然被人追求无数,但表弟的那种(豁达大度)男人魅力还是吸引了她。

   甚至连小姨都要焕发了第二春,对于这个无趣的老公,家里突然多了这么个帅气而且还是村里当教师的男人更骄傲和欣喜的事了。

   “小羽,赶紧去洗洗喝稀饭,等下跟着三妹一起去学校,你们正好同学校,也不知道你教哪个班,要是芸熙是你学生那就好了。

  ” 小姨笑道。

   “谁教都一样,学习那么差,反正不指望她考个什么高中,我都想好了,中考后直接来田里帮忙。

  ” 姨父说话一向说不出好话,整一个农民样,当初这么漂亮的小姨怎么就嫁了个这么个姨父呢,杨羽怎么也想不通。

   “不要!我要上高中。

  ” 芸熙撅着嘴巴,她可不想象隔壁张花那样,好一个花季年龄天天往田里跑,整天泥巴嘻嘻的。

   杨羽却没听见去,直接去了后院,刚才跑步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左手掌心有个黑色印记,怎么搓也搓不掉,现在只想赶紧去后院洗洗掉,可怎么洗还是洗不掉。

   这印记昨晚睡前还没有,今晚就有了,这中间只跟那个老太婆握过手,难道? 杨羽越想越不对劲,心想可别是什么尸毒啊,运气没那么被吧。

  见洗了半天没洗掉,也就不管,脱下背心和外裤就淋起水来。

   表姐正对着杨羽,杨羽的身材和脊背完全印入眼帘,宽阔,健壮,整个就是媛熙喜欢的男人类型。

   虽然大姐已经二十一岁,而且追她的男人无数,可在这个村里,她就是没一个看上眼的,一直保持单身,谁知这老爹竟然要把她嫁给隔壁那个傻狗儿,她是打死也不肯,更不同意把自己的第一次给那么一个男人,绝对不可能。

   要是杨羽不是我表弟该多好,大姐媛熙不禁在心中感慨。

   吃完饭,三表妹就带着表哥一起去学校。

   这路上,芸熙三妹心里不知道多开心,仅仅只是说了两句话,看了两眼,那颗情窦就马上在心里发芽,疯狂成长。

   至于杨羽,表姐的成熟和三妹的乖巧害羞这两个极端的女孩都是他喜欢的类型,杨羽才不管你是谁,表姐表妹也都一样,泡定了。

   而二表妹,昨晚见识过了,虽然外貌上绝对不属于其他两人,但是性格够强势泼辣,短时间内,杨羽可不敢惹。

   “是不是以后都跟表哥一起上学放学啊?”芸熙低着头,轻轻得问杨羽。

   杨羽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表妹,胸口还完全没有表姐那个尺度,屁股也很小,身材也瘦小,看起来,还在发育中,这种女孩子可不耐操,没两下估计就会哇哇叫。

   学校位于三谷半腰,要穿过半个村子,顺着山路往山上爬才能到。

   芸熙很聪明,她没有带杨羽走大路,心知以表哥的英俊村里的少女和少妇门都会主动上来勾引,到时这表哥还不知道会投到谁的怀抱里,所以她带着杨羽从前山的桔园过,虽然路途远了一点点,但是绝对不会遇到人,这样就多点跟表哥相处的机会。

   过了桔园,学校就在眼前。

   这所学校真心破旧,就一个教学楼,还只有两层,教学楼后面还有幢,看起来,住了些人,估计是学校的老师和食堂吧,然后就是个操场,操场啥也没有,就是黄泥地。

   学校包含和小学和初中部,可全校加起来,还不到两百人,平均每个班才十来人,于是,就两个班混合一起,初三独立一个班,总共才五个班级,老师上课都是各上一半。

  学生除了本村的,还有隔壁几个村的,那都是爬过山来上学的。

   乡村老师那就更少了,还不到十个,城里人压根不会有人来,所以杨羽是个特例,甚至学校在门口打出了欢迎的字样。

   芸熙去了自己的班级,杨羽去了老师们的办公室,全校六个老师全部在这里办公。

  杨羽敲了敲门,随着一声请进,杨羽很有礼貌的走了进去。

   “你找谁?”前方一个带着老花镜的老头子看见这么个帅气的年轻人,便问道。

  杨羽扫了一眼办公室,除了这个糟老头外,还坐着三名女老师,这三名女老师长得各有特色。

   一个短发瓜子脸,干脆利落,脸色很冷漠,跟杨羽差不多年纪,一个成熟富有女人味,看起来稍大,是个熟女,而另一个比杨羽小,看起来古灵精怪,给人一副很开放的感觉。

   杨羽进门,这三个女教师几乎同时抬头,短发教师看了一眼就又低下,而那成熟的女人却直勾勾得看着杨羽。

  杨羽微微一笑,走了上去:“你是校长吧,我是杨羽,是新来报告的教师。

  ” “哎呀,你就是杨羽,可把你给盼来了,我们刚才还在讨论你什么时候来呢。

  ”老头子一下子高兴起来。

   “校长,是讨论会不会来吧。

  ”那古灵精怪的女教师还了嘴,还特意跑杨羽面前看了一眼:“哈哈,果然是个大帅哥,李若水同学,我赢了,苹果拿来。

  ” 那熟女教师李若水摇了摇头,很是无奈,拿出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扔了过去:“塞住你的嘴巴。

  ” 可谁知,那女教师接过苹果,却递给了杨羽:“给你的,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们,有没女朋友?” 杨羽心里乐开了花,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别怪我不乐意,可表面却还是装着很斯文很绅士:“谢谢你的苹果,不过你还是留着自己吃了。

  ”那女孩当场碰了壁,引得他人哈哈大笑。

   接着,杨羽拿出了教师资格证,学位证和县里发的报告证递给了校长,校长定睛一看,乐开了花:“我们学校终于来了个高才生了,华东师范大学本科,数学系,你们看,这可是我们学校最高的学历啊。

  ” “校长过奖了!我只是名刚毕业的小屁孩,啥都不懂,还望你们多指导。

  ”杨羽基本的礼貌还是会的。

   听到这句话,那短发女孩也抬起头,看了一眼杨羽,而正好杨羽也瞄了过去,两人四目一对,突然来了感觉,双方均是微微一笑。

   “来,给你介绍下,这是我们校的美女教师李若水。

  ”校长介绍道。

   杨羽仔细一看,还是真美女,她的这种成熟美跟表姐不同,更富有女人味,是那种让男人看了神魂颠倒的那种,说白了,更有狐狸精的味道。

   接着一一介绍,那古灵精怪的是郑欣怡,像个00后,性格活泼,思想也超前,什么都不怕,什么话也多乱说,在办公室还常常讲黄色笑话,是最开放的一个女教师了,主要教小学。

   然后是介绍冰雪皇后冷萧雪,可冷萧雪从头冷到尾,平时不太合群,也不爱说话,骨子里透着股寒意,村里也没人敢追。

   除了这三人,还有三位女教师已经上课去了,杨羽才发现,这学校除了校长这个老头外,其他六外竟然都是女教师,这让杨羽乐开了花,这不是百花丛中一点绿吗。

   这时,门被打开了,进来一人,杨羽定睛一看,惊愕道:“是你?” 那人皱了下眉头,马上想了起来,也同样吃惊道:“是你!”杨羽没想到这女教师竟然就是昨日那山上水潭里的裸女子,这村子可真小。

  “杨琳,你们认识?”校长老头子疑惑得问道。

   原来此人也是本校的教师,叫杨琳,杨琳一见到杨羽马上想起昨天洗澡的事,就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看光了身子 这种事,哪能说出来? “没,不认识!”杨琳撅着嘴巴,看都不再看杨羽一眼,杨羽心中好笑,连你的桃花瓣都被哥看了,还害羞什么呢,但杨羽却装出一副绅士的形象。

   杨羽的泡妞准则就是要高贵,伪装,不能像鸭一样见女人就上,只有高贵的形象才能让这村的女人各个投怀送抱, 到时组建一队后宫三千也不再话下。

   如今,杨羽的第一目标还是自己的表姐,他发现这个表姐最有味道,又刺激又爽,想着想着恨不得今晚就偷偷潜入表姐的房间大干一场。

   当然,这三姐妹,这些女教师,甚至女学生都是他的囊中之物,杨羽暗自得意自己没来错地方。

   “小羽啊,你是高材生,所以校长决定,初三的数学和自然这两门课就都给你带了,然后,这全校的体育也是非你莫属了。

  这初三班级 比较特殊,我们已经连续七年全县中考倒数第一了,这次真指望你打场漂亮的翻身仗,明天县委还来检查,我们任务艰巨啊。

  ”校长拍拍杨羽的肩膀,就像把一个重担和所有的寄托都压给了他一样。

   这时上班的铃声响起了。

   办公室那女教师纷纷出去上课,杨羽安排了个破解的办公桌,就坐在那冰雪皇后冷萧雪的右边,而对面是熟女李若水,后面是墙,右边的位置杨羽还不知道是谁,几乎被一群美女教师围在了中间。

   校长给了他一张课程表,自己也就出去了。

   杨羽一看课程表,排得挺满,基本上都是两节连在一起上,后面二三节就是他的课,很多教师都是连续四节,下午还有,工作严重饱和。

   杨羽花了些时间整理了下课桌,打扫了下办公室,熟悉了下校园,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

   课间的时候,全校的学生就又热热闹闹,无忧无虑,一起玩着游戏,很快第二节课的铃声很快就响了。

  杨羽呼了口气,这是他人生的第一节课,总要给学生点好印象。

   这刚出了门,在楼梯口转弯,迎面和一女学生撞个正着,那女学生一看杨羽,不认识,当然也不会认为是这里的老师,开口就骂: “你走路不长眼啊?” 杨羽邹了眉头,看女孩高挑,外貌稚嫩清秀,一副孤傲的样子,还背着个书包正下楼:“同学,你不会是逃课吧?” 那女同学见一语被识破,冷冷说道:“你算老几啊,要你管?” 这农村的女孩子都这么有个性?这时,校长经过,看见了此景,说道:“姬茗,又想逃课?回教室去。

  ” 那姬茗同学一看是校长,愣是冷哼了一声,狠狠的白了杨羽一眼,就像就在都怪你,害我没逃成,便径直回了教室。

   “这女娃比较叛逆,你要看紧点!”校长吩咐了下,就回办公室了。

   杨羽找到了初三班级,远远的在走廊上就听到一片吵杂声,跟菜市场一样,而且还都是女生。

  杨羽保持着微笑,想给这些女生留个好印象,刚跨进教室,突然一东西直线往他飞来。

   啪的一声!打在了杨羽的脸色,顿时杨羽满脸粉尘,原来是个黑板擦,而且是个刚刚擦完还全是粉尘的黑板擦,杨羽的脸被一拍,这深深地洛下了一个方块黑色粉印,像一个男人涂了胭脂一样。

   顿时,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可是,他们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站他们面前的不是那个糟老头校长!而是一个超级大帅哥,阳光帅气健康充满男人味的大帅哥! 瞬间,全班从哄堂大笑到鸦雀无声!不是因为他们怕才安静的,而是因为全班都被杨羽的男人魅力吸引了。

  这学校唯一的一个男老师就是那个糟老头校长。

   剩下的就是后面坐着的几个土瘪子男生,穿着解放鞋,捞取裤脚,衬衫敞开着膛,被重活压得还没她们女生高,晒得跟肯尼亚来的一样,整个就一群非洲难民,这几个男同学在女学生的眼里那压根就不叫男人,因为实在是太丑了。

   而眼前的杨羽对比那个糟老头和班级的土鳖男生,一下子把差距拉成了天,杨羽的帅气在原来的基础上又翻了几番,你能想象一群刚发育好正处于青春期幻想的少女们,天天想着男人的少女们看见杨羽那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

   杨羽就像一个白马王子一样粉墨登场,一下子亮瞎全部女人的眼。

   杨羽捡起了黑板擦,走到了讲台上,拿出了纸巾擦干净了脸,丝毫没有露出生气,反而是微微一笑:“你们就是这样欢迎新来的班主任吗?” 杨羽的微微一笑迷倒了所有的女生,好几个女生都快流下口水了。

   “是我扔的黑板擦,要罚就罚我吧。

  ” 杨羽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后排一位女生站着,一看是刚才逃课的姬茗,说道:“好啊!就罚你吃了这个苹果吧!”说着,不知哪里掏出个苹果扔了过去。

  这个苹果是郑欣怡硬塞给他的。

   杨羽的‘惩罚’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更出乎了姬茗的意料,还没有老师是这样惩罚学生的。

   “哇!好帅哦!”片刻之后,台下已经议论纷纷。

   “老师,你有女朋友吗?”杨羽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喊的这句话,这句话惹得全班又一阵哄堂大笑。

   “还没有,如果你们想谈恋爱的话……” 杨羽故意停了下。

  但是全班所有的女同学都知道老师要说什么话了,因为校长天天训斥她们:不要谈恋爱,不要找男生,不许牵手,不许接吻,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杨羽又笑了笑,其实杨羽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只是不太明显,但是笑起来更让女人着迷,可杨羽却说道:“你们正好是处于恋爱的好年纪,现在不恋爱怎么时候恋爱?老师非常欢迎你们在班级,学校,村子里找男朋友,哪怕是你们的学弟都可以。

  ” 这一番话当场雷翻了所有人,这话是从一个老师嘴上说出来的?真的吗?我们没听错吧?老师竟然鼓励我们谈恋爱? “当然,如果班级里有老师喜欢的女生,老师肯定追她!”这番话如同一个炸弹,让全班的女生都热血沸腾。

   其实杨羽只是换位思考而已,自己初三的时候就开始想女人了,但是他却没谈,现在都还在后悔,为什么,一个花样年纪的青春不可以谈恋爱,为什么不可以? 为什么老师不让你初中谈恋爱,高中也不让,连大学还不让,可大学一毕业,毕业证才刚拿到,父母就逼着你去相亲!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连爱都还没学会,就要先学会婚姻?杨羽不知道!所以他不会如此约束他的学生,恋爱是她们的权利和自由。

   也包括自己的师生恋,杨羽的观念非常简单,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就可以了,我管你是表姐表妹,管你是老师学生,管你是屌丝白富美,只要彼此喜欢,就足够了! “好了,大家安静,我自我介绍下,我叫杨羽,是你们的班主任,教你们数学,自然还有体育!希望跟大家合作愉快!” 于是,在兴奋中,同学们也开始自我介绍,杨羽记不了那么多人,但还是有些让他印象深刻,除了姬茗这个特别叛逆的学生外,李芸熙表妹也恰巧在这个班级。

   “我叫李芸熙!喜欢爬山!”芸熙在自我介绍时,杨羽一直看着她,杨羽发现这个妹真不是一般的美,简直就是美极了,看得如痴如醉,而李芸熙被表哥这样打量,脸羞得通红。

   “李芸熙同学,你脸这么红干嘛吗?是不是喜欢上杨老师啦?”惹得全部哄堂大笑。

   除了这两人外,还有个女孩叫紫舒,紫舒起来时,直勾勾的看着杨羽,自我介绍也特别雷人:“我叫紫舒,喜欢杨老师,可以追吗?” 杨羽没料到,初三女学生就有如此大胆不怕羞的,只能尴尬的以笑示答。

   还有几个超级美女,杨羽也特别有印象,一个是村长的女儿,叫张美若,长得高高瘦瘦,身材可以和杨羽的表姐媛熙媲美,但是她可别媛熙年轻太多了,才十六岁。

   一个叫韩清芳,气质超好,有175高,是全部最高的一个,不当模特真可惜了,这张恩雅一看就是出于富贵人家,气度非凡,就是高贵!与别人就是不一样。

   还有个叫白雪,长得超级有女人味,整个就狐狸精样,眼睛超大,会放电,杨羽都快被电得全身发麻了。

   第一节就在认识和聊天中度过了,第二节课杨羽尝试着讲点东西,但是这些女同学压根没听,不是聊天,就是拿杨羽调戏,哭笑不得。

   下午的课就没那么满,很多学生要爬山回家,所以放学都比较早,杨羽也带着表妹回家。

   到了家里,发现空无一人,小姨她们应该都去山上了吧,表妹见家里碗都没洗,很乖的先准备做家务活,杨羽准备先上楼,备下课。

   可刚上了楼,走到表姐门口时,突然听到房内传来了呻吟声,杨羽急忙肃起耳朵一听,这竟然是表姐的声音,表姐正在房内大白天的偷汉子? 那呻吟声起起伏伏,杨羽顿时热血沸腾起来。

    杨羽急忙脱了鞋子,捏着脚,免得走路发出声音,将耳朵贴在表姐的门上。

  

只听见郑佳的嘴里轻轻说道:“傻子,喜欢一个人有啥可丢脸的,今天你……你肯定心里很难受吧,来,姐现在就让你舒坦舒坦……”说着她居然爬到了王松的身上来,一翻身,两人就碰到了一起……郑佳的手缓缓向下面伸出,一点一点地引着王松……眼看王松就能彻底告别这尴尬的老初身份。

  却恰在这时,屋外陡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那敲门声音很大,又很是急促,突如其来,吓得王松和郑佳俩的身子都是一抖,王松瞪了瞪眼,你爷爷的,这大半夜的是谁?难不成是郑佳的老公?可……郑佳的老公早就跟野女人跑了,她现在是一个人住的啊。

  两人身子顿住,正疑虑间,忽然听见那屋外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嚷嚷:“郑佳,你开门,我知道你在家!给你打电话你咋都不接了!”听到这声音,郑佳那诱人的脸上神色微变,抬脚就下了床来,她伸手理了理有些乱了的睡裙,看了王松一眼,那眸子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丝慌乱。

  她压低了声音说:“小松,你……你先回去,明天或者后天再来找我成吗?”王松一愣,这是咋了?他还没说话,外面那女人又是嚷嚷了起来:“郑佳,你咋不开门呢,我是你大嫂,我跑这么远,专程来找你,你咋门都不开呢?”外面女人一个劲儿嚷嚷,郑佳也是着急了起来,连忙走到房门边上,伸手把卧室内的灯给关掉,匆匆跟王松说了句:“小松,你快走吧,小声点别让人看见了……”说着,她转身就出了卧室,还顺手把房门给带上了。

  见到这一幕,王松的心下几乎都快要骂娘了,你爷爷的,这也太背了吧,眼看就要折腾了,咋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郑佳的啥大嫂呢?低头抹黑看看,自己还精神着呢,这要是不干点啥,王松哪里肯甘心,他提上裤子,轻手轻脚下了床,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还偷偷把那卧室的门拉开了一些,就这么顺着门缝朝着屋外看了去……这一看,他也是不由张了张嘴,这?!王松就这么偷偷探头朝着门缝外看了去,只见屋外大厅的灯已经被打开了,郑佳答应了几句之后就打开了房门,迎面走进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虽然隔得有些远,但是王松却依旧看清楚了这婆娘的模样。

  那张脸蛋儿很白净,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不过更加吸引王松眼光的,却是这婆娘的身材,从王松这个角度看去,只见那女人身前的一对就跟两个气球似的快要把她的衣服都给撑破了!你爷爷的,这婆娘那地儿生的这么大,还能走的了路么?就算是郑佳和这个女人比起来,都足足小了一号不止,要是能伸手摸一下,那可就舒坦了……王松蹲在房门后,看着那女人鼓鼓的地儿正起劲呢,忽然就听见郑佳说了句:“大嫂,你咋跑到我家来了?”原来这女人是郑佳的大嫂,啧啧……要是能捣鼓一下可就舒坦了……王松心下暗暗想着。

  那边郑佳却明显有些恼怒,白净脸上眉毛都拧了起来,可是她那大嫂却浑然不觉,娇笑一声摇头说:“郑佳你这是说的啥话啊,啥叫我找到你家里来了,这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么,我还以为你出了啥事儿呢……大嫂这不是担心你么……”郑佳脸色一沉,咬了咬嘴唇:“你当然担心了,要是我出了事儿,你可就没地儿找钱了!”谁知听见郑佳这话,她那大嫂却把脸一横,眼中露出了一抹泼辣之色,高声嚷嚷道:“郑佳你这话是啥意思?这些年你大哥出事儿瘫痪在床上,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顾他?你的侄儿今年都上小学了,还要书本费,伙食费,这些难道不要钱么!”她那大嫂嚷嚷着,忽然一腚子坐到了地上,嘴里发出尖声的哭喊:“我的命咋这么苦呢……我可不想活了,男人都这样子了,他妹妹还拿话挤兑我,我活着还有啥意思!”郑佳咬着牙齿,看着她大嫂在地上撒泼哭喊,气的她那娇小的身子都是开始发起颤了来:“曲蓉,要闹你就到别处闹去,我每个月都给了你一千块钱,这些钱还不够我哥和小成吃喝的?就是小成上学的钱,那天我也是亲自给了我哥的,你还要钱干啥!”王松躲在门后看得清楚,只见那曲蓉坐在地上又哭又闹,但是眼睛里却没一点泪水,明显就是故意撒泼给郑佳看的。

  他心下暗暗替郑佳不平,你爷爷的,这曲蓉压根儿就是个不要脸的臭婆娘,居然跑到郑佳姐的家里来找她要钱来了,这也实在是太……太不要脸了吧。

  更何况,郑佳姐每个月都还给了一千块钱,在这村里头,一千块钱完全就够用了,王松他们一个月花销顶多也就几百块而已,那还是顿顿有肉的情况下……曲蓉闹腾一阵之后,见到郑佳并不再多搭理自己,也心知这办法没用,她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腚子上的灰,刻薄的脸上带着泼辣,狠狠冲着郑佳喝道:“成,你们郑家的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我这就回去跟你哥离婚!跟着他过这吃不饱饭的苦日子,还不如老娘自己一个人过!”说着曲蓉转身就走,那模样就好像这一切都是郑佳绝情,不管她哥似的。

  眼看曲蓉已经走到了房门口,郑佳的眼中终究是闪过了一抹无奈之色,她咬了咬牙,走上前一步喊道:“曲蓉,你……你等等,钱,我明天就给你,但是,这钱是给我哥和小成吃饭上学用的,你要是敢……敢拿去外面打牌,我,我就再也不管你们了!”听到郑佳这话,那曲蓉的脸上的忿忿立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反而带上了几分笑:“郑佳,瞧你说的,大嫂我早就不打牌了,这不是小成他们学校要交学杂费么,我又没钱……”“不等曲蓉多说,郑佳走过去推了推她身子说:“行了,你快回去吧。

  ”那曲蓉走到房门口,又是回头笑了笑问道:“那啥,钱……明天给我么?郑佳,学杂费可要一千五……”郑佳皱眉点了点头:“明天就给你,你走吧。

  ”说着她一把就将房门给锁上,屋外还传来了曲蓉的嚷嚷声音:“郑佳,那你明天可别忘了啊,不然大嫂又要跑来找你一趟……”王松蹲在里间屋子后面,看着这一出闹戏,心下也是不由暗暗捏紧了拳头,你爷爷的,这世上咋有这样不要脸的婆娘,虽说她男人是郑佳劫的哥哥,可是郑佳姐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养她们一家子啊!每个月一千块钱,这在成华村里已经是很大的一笔消费了,郑佳姐哪里搞得到这么多钱?忽然,王松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复杂之色,难不成……郑佳姐今天在婚房里偷那条金项链,就是为了……为了这事儿?难道,也是因为这些事儿,郑佳姐才会和其他男人睡觉?一想到这个可能,王松心头对郑佳的最后一丝隔阂也是渐渐淡去了,现在的他不但不觉得郑佳姐是个随便的女人,反而还对她生出了一丝怜惜。

  这个女人,她的老公跟野女人跑了,自己哥哥又出了事儿,瘫痪在床上,她大嫂曲蓉又是个这样不要脸的婆娘,郑佳她……过的可真不容易。

  正在王松想着这些事儿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拉开,郑佳走了进来,她一眼便看见了蹲在门边上的王松,诱人的脸上立时就变了色:“你咋还没走呢?”王松勉强笑了笑,站起身来就想去抱抱郑佳,可郑佳却伸手一巴掌就把王松的手掌给拍开了去,她脸上露出了一抹嫌弃之色,瞪着王松喝道:“我叫你走你没听见么?”王松心下知道郑佳心情不好,也不跟她置气,乐呵呵地说:“郑佳姐,我这不是等你……”谁知郑佳的脸色一沉,眼中满是不屑之色:“等我干啥?你以为我真的看上你了么,王松,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没用的光棍,一辈子折腾不到女人的东西,就你这样的还看喜欢人秦梅,秦梅就是看上一坨屎也看不上你!你快给我滚!”听到这一番话,王松的脸色也是渐渐沉了下来,他咬了咬牙,想要说点啥,可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说啥,沉默半晌,他终究是咬了咬牙,转身从后院离开了……回去的路上,想着刚刚郑佳说的那一通话,王松只觉得心里满满的不是滋味儿,可是也不知道为啥,对郑佳姐,他又有些恨不起来,或许是因为看到了郑佳姐被曲蓉那样逼迫的样子吧。

  想着这些事儿,他也是渐渐走到了家门口,可是抬头一看,家里房门却打开着,屋里传来了嫂子的说话声……王松皱了皱眉,走进房门一看,眼睛却不由一下子瞪大,这他娘的……咋家里来了这么多女人呢?!自家屋子里,此刻围坐着四五个女人,嫂子秦月荷正给他们倒水说笑着,她一抬头看见屋门口刚刚到家的王松,那张诱人的小脸上笑容更灿烂了一些:“小松,你刚刚哪去了,现在才回来,站在门口愣着干啥,快进来。

  ”说着,她走到了王松的身旁来,轻声说了句:“这些都是娘家那边的亲戚,秦梅他们家里睡不下,就来我们家了,晚上一起挤挤……”“啊?”听见这话,王松的眼睛都是不由得瞪大了起来……啥?啥叫晚上一起挤挤,看看那边围坐在一起的,几乎全都是女人,你爷爷的!和女人一起睡觉?王松活到现在还从来没和女人一起睡过觉呢……见到王松神色有异,秦月荷不由疑惑道:“咋了?”王松哪里会说啥,连忙摇头说:“没啥,没啥……”他心下顿时暗暗窃喜了起来,他娘的这幸福也来的太突然了吧。

  扫了一眼远处坐在凳子上的几个女人,王松对于其中大多比较眼生,但是最边上那俩女的他却认识。

  杨婶和小倩,说起她俩,以前王松小的时候还在她们家住过一段时间,杨婶的原名(草船借箭的故事)叫杨芸,她和嫂子一样,原籍也是大南村的人,至于小倩,则是杨芸的女人,小倩比王松大半岁,却总是要王松叫她姐姐,小时候因为这事儿俩人还吵过不少嘴呢。

  只不过大了之后,因为王松和小倩两人没在一个村,后来就渐渐没了联系。

  王松一双眼睛盯着小倩扫了好几遍,见她今天穿了一件淡红色的裙子,那裙子的领口有些低,从王松这个角度看过去,隐隐都能够见到里间小衣的点点轮廓,你爷爷的,好久不见,这小妮子咋出落地这样水灵了,而且……她平常都吃的啥东西,那地儿咋长得这么大了……这要是用手去碰碰,那还不把王松给舒坦死啊……正当他看着小倩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头的小倩却也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美丽的眸子紧紧盯住了王松的脸庞……看到这一幕,王松也是不由觉得有些尴尬,讪讪笑着摸了摸鼻子,那小倩却只是哼了一声,理了理身前的裙子领口,把那诱人的风光给遮住了……那头嫂子秦月荷已经到里屋拿被子去了,大哥和父亲走了之后,这个家就只有王松和秦月荷俩住,以前东边爸妈的那个屋子,因为空的太久,生了很多灰尘,一时半会也整理不出来,所以今晚也只能一起挤挤。

  秦月荷抱着一床被子走了出来,跟杨芸一群女人笑着说:“时间也不早了,你们看这样成不,我和林妈你们几个一起挤挤,王松就和杨婶她们两母女一起睡咋样。

  ”王松心下自然是欢喜,他娘的,要是能让自己跟小倩挤在一床,那到了晚上自己非得偷偷摸摸小倩的那地儿不可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6661.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5172.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3389.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2808.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62.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1446.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7356.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d.aspx?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