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jvid 線上,新手必看

听到了我爽快的回答之后,陈老师的脸上立即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容,他笑呵呵的说着:“楚楚,刚刚听说你每天要挤掉那么的奶水,我感觉就这么浪费掉了怪可惜的,那个我想说的是,你能把多余的奶水让给我喝吗?”当陈老师突然将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我的脸蛋顿时一下子红到了我的脖子根那里去了,无比的尴尬,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陈老师见我不回话,他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重重地说着:“楚楚,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我是你的老师,你曾经是我的学生,教书育人是我原本的职责,我不可能不要脸的做出一些违背人伦道德的事情!”陈老师的话,说的特别严肃,表情也非常认真,我一下就慌了,连忙摆手解释:“陈老师,我……我没有误会您,只是,只是……”我红着脸,眼睛不敢看他。

  闻言,陈老师似乎松了一口气,重新挂上和蔼的微笑,“楚楚,老师只是不想看见你这么多这么好的奶水就这样浪费了!你别想太多。

  ”完了之后直接从他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千块钱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淡淡的说着:“楚楚,你看这样可以吗?你这么好的奶水浪费了也挺可惜的!正巧我的肠胃最近出了点小毛病,听医生说母乳对这方面有很好的调养作用!老师花钱买你的奶水治病,这可是正儿八经的事情!”当他将这一千块突然放在了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感觉到更加的不好意思了,陈老师毕竟教导过我三年,没有他的信任,我也不会来他们家给他们的儿子喂奶,更不会拿到一个月几千块的薪水补贴家用,老公也不用为了养活一家子,没日没夜的干活。

  虽然我们家是穷,但是陈老师的这个钱我是绝对不会要的。

  我稍显犹豫了一会,偷看了一眼张姐休息的卧室,咬了咬嘴唇,羞涩的说着:“陈老师,您把这个(妈妈啊啊啊啊)钱拿回去吧,您需要,我就挤一些奶到杯子里面,一会你再喝吧!”陈老师听了之后显得非常开心的说着:“真的吗?楚楚,那真是太感谢你了!”他说完了之后,稍显急切的走到了旁边的茶几上面,拿了一个透明玻璃杯递到我的手里。

  我依旧有些害羞的从陈老师的手里面接过了那个玻璃杯,然后侧着身子,将我的奶汁挤了大半杯到这个玻璃杯里面。

  然后红着脸,将刚刚挤出来的还热乎乎的奶汁端到了陈老师的面前。

  陈老师看见了之后,一脸高兴的接了过去,一口气就给喝光了。

  我看着陈老师一口气就喝完了,我感觉羞涩的同时还有些好笑,我竟然鬼使神差地问了句:“陈老师,好喝吗?”陈寿此时显得无比的开心,像是得到了想要东西的孩子,笑呵呵的说着:“恩,好喝,甜甜的,而且味道很浓,比牛奶好喝多了!”我低头害羞的笑了一下,抬起头不好意思的说着:“陈老师,孩子吃饱了,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哦!”当我提出要回去的时候,陈寿顿时显得惊讶了一下,他皱了一下眉头说着:“楚楚,别急嘛,要不留下来一起吃个晚饭吧?”听他这么一说,我连忙摆手拒绝,有些腼腆的说:“不用了,陈老师,谢谢你,我已经在家准备好饭菜了!”闻言,陈寿有些失望,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嘴唇动了几下之后却没有说出一个字出来,只是一个劲儿的盯着我看。

  在他火热的目光下,我感觉浑身不自在,带着些警告和提醒意味的娇嗔一声。

  “陈老师……”被我提醒后,陈寿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脸上出现一些尴尬之色,稍稍收敛了点,但还是时不时偷看我一眼。

  见状,我轻轻揉着衣角,脸红红的低声问道:“陈老师,您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我主动这么一问,陈寿脸色倒是变得有些不太自然了起来,尴尬的笑了一下,犹豫半晌后,似乎是无意的说:“楚楚啊,我能再喝点奶吗?我看你的奶水好像还有挺多的样子!”说完,他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等着我的反应,又补了一句:“医生说我的肠胃病还是挺严重的,要喝大量母乳调理,不然时间长了,会落下病根的……”“啊!这么严重吗?”我惊讶的叫出声。

  “嗯,医生是这么说的,我这也是老毛病了,你也知道老师的工作压力很大,每天上课都会吸入大量粉尘,还要经常熬夜批改学生作业,饮食不规律,这些对身体健康危害很大。

  ”陈寿面色严肃的说:“我这两年经常腹痛难忍,有时候半夜都疼的睡不着觉。

  楚楚,你也不想老师出事吧?帮帮老师好吗?”一听情况这么严重,我一下就为他担心起来,我强忍内心的羞意,想了一下然后轻轻地说:“那……那好吧,我再挤一点,好像还真的有很多呢!老师你放心,只要能帮的上忙的,我一定帮你!”我说完,这次主动去拿到了刚刚的那个透明的玻璃杯,当我拿到了透明玻璃杯,正准备侧向一边去挤的时候,陈寿突然叫住了我。

  只见陈寿走到他们的卧室门口,确认门关紧之后,又把我拉进另一个房间,站在我身边,用有些哀求的语气说着:“楚楚,那个…我能直接吃吗?”当陈寿突然这么一说,我听见了之后整个人顿时像懵住了一样,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听错了,于是我转过脸来看着他,不敢置信地问着:“陈老师,你刚刚说什么?”这个时候,陈老师看着我的脸蛋,在那里有些尴尬的笑着,却又重复了一遍说着:“楚楚,我是说我能够像我儿子一样直接去吃吗?”当这次陈寿这么大胆直白的说完了之后,我的脸蛋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了起来,此时我根本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慌张的手足无措。

  他的这个要求不单单只是吃母乳了,还会和我有身体接触,而且那个部位除了自己老公,怎么可以让别的成年男人碰。

  我羞涩的同时还带有些许愤怒,微微提高音量,怒声说:“陈老师,你瞎说什么呢!这绝对不行!”此时陈寿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但是他很快继续在那里哀求的说着:“楚楚,你就答应我一次,好吗?医生说了,直接吃和挤出来效果差的很大。

  老师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但你是我的学生,连你都不帮我,我能怎么办?老师这也是没办法了啊!”他的表情满是无奈,哀声请求的样子很可怜。

  我相信了他的话,但还是过不了心里这一关,喃喃说道:“这不行……不行的……”闻言,陈寿突然朝我跪了下来,眼泪直接出来了,哀声道:“楚楚,算老师求求你,我可以每月再给你加五千工资,你帮帮我?怎么样?”看到他这副样子,我心软了,可是又怕对不起老公:“可是……可是被我老公知道,他会跟我离婚的……!”陈寿急忙说道:“放心吧,楚楚,我发誓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况且我只是想去吃奶,又不会做别的什么的,你就放心吧!”这时候,我的思绪继续动摇起来,陈寿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于是他继续在那里说着:“楚楚,你就答应我一次,好不好?五千块钱我可以立刻给你,你拿着钱可以给老公孩子买衣服吃的,我只是想吃你的奶,你绝对不会损失什么的。

  你就答应我一次,好吗?”此时当我想到我老公为了一家奔波劳累的样子,他每个月工资还不到五千,如果只是让陈寿吃一次奶就能赚到五千块钱,老公一定会轻松很多吧?“嗯……”于是我把心一横,然后强忍羞意的点了点头,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应了下来。

  陈寿表情惊喜万分,似乎也没想到我竟然真的会答应,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周围的窗帘已经拉的好好的,外面是没有人可以看见里面的,于是拉着我坐到了沙发边,然后慢慢的用手将我的上衣给掀了起来。

  当他准备去掀起我的里衣的时候,不知道为何,我的胸口却跳动的十分厉害,我感觉我已经双颊绯红了,非常的害羞和紧张,愧疚感袭来,心里有很对不起老公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陈寿则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手中还在继续撩我的衣服。

  此时我的双眼已经完全不敢去看他的眼神,我只敢看向别处,还不到一分钟,陈寿就将我的里衣给掀了起来,他就蹲在我面前,双手在那里手舞足蹈了,想去抚摸又舍不得的样子,然后不停的在那里赞叹着:“楚楚,你真的是太美了”他的夸赞我的脸蛋羞的更加通红了起来,胸口也跳的更加的厉害了,羞涩的同时还有点点自豪。

  认真欣赏片刻后,陈寿终于有了动作…….就在陈寿正准备张开大嘴要伸过来吃的时候,突然他们家客厅有了响动,顿时让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赶紧将衣服给放下,而陈寿也显的非常失望。

  他恋恋不舍的把手从我胸上收回去,然后给我使了个眼色就先出去了,我连忙收拾了一下稍显凌乱的衣服,也出了这个房间。

  过了没一会儿,陈寿的老婆张玉萍从主卧里出来。

  陈寿脸上立即挤出了一丝笑容跟他老婆打了个招呼。

  我假装站在了安安的睡床的旁边,不知道为什么,见了她有点心虚,老老实实的问候了一句:“张姐好!”张玉萍看了看我说:“楚楚,今天怎么样?安安吃奶乖不乖呀?”

她睁开眼睛看见了我。

  她伸出手无力的对我说:“救我……”我动手解开她的安全带,突然机舱里发出一声砰响,一股焦糊的味道在机舱里弥漫开。

  我意识到飞机有可能会再次爆炸,要赶紧离开。

  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当我转身要走时,我看到她眼里全是绝望,我的恻隐之心动了一下。

  一直单身的我头一次见到这么美的女人,她就这样死了,是不是有点可惜?我咬咬牙把她抱起来,“搂住我的脖子。

  ”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裙子,雨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裙子,里面(草船借箭的故事)白色的内/衣若隐若现,而且她的腿很长,一双白皙的小脚套在一双蓝色的凉鞋上。

  砰!又是一声爆炸,我看见机舱的一处线路噼里啪啦的往外窜着火花。

  我立刻害怕了起来,抱着她朝飞机的断口跑去。

  刚跳下飞机,我又听到机舱里响起一声尖叫。

  我怀里的美女下意识的揪住我的衣服,我放下她,说:“你找个安全的地方,我回去看看。

  ”她点了点头,抱着自己双臂,步履蹒跚的朝沙滩走去。

  我顺着声音找到休息室,掀开布帘,一名空姐躺在墙角闭着眼睛疯狂的挥舞着双手,一个鲜血淋漓的头盖骨正好落在她的胸上。

  休息室里还有一股尿骚味,我朝她看去,她腿上黑色丝袜的颜色有浅有重。

  我壮着胆子拿开那块头盖骨,突然她死死抓住了我的手臂睁开了眼睛,眼睛里全是惊恐。

  “深呼吸,冷静!冷静!”我安抚着空姐。

  砰!休息室的机顶突然爆炸,火花嗞嗞的往下掉。

  在空姐的尖叫声中,我扑到她身上,火花基本落到了我背上,我的手背也被火花打到,像针扎一样的疼。

  “快点,快点离开机舱,这里很危险!”她对我说。

  我扶着空姐走到走廊,一个穿OL职业装把头发盘起的美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低着头扶着脑袋,看样子晕得不轻。

  我把空姐扶到断口处,对她说:“还有人活着,你先下去。

  ”她冲我点点头,叮嘱我小心点。

  我走到美女面前问道,“行不行?”美女摇摇头,什么也没说,这时机舱尾部发出一声闷响,接着黑烟就冒了出来。

  我一看起火了,咬着牙把美女扶到肩上,把她扛出了机舱。

  我最后一次回到机舱里已经是浓烟四起,我弯着腰一遍又一遍的喊着,还有人活着吗?就在我要撤的时候,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机舱尾部传来。

  机舱的尾部已经烧了起来,浓烈的黑烟中红色的火舌若隐若现。

  我握着拳头对自己说,“救了那么多,不差这一个了!”我捂紧口鼻一排座位挨着一排座位找,浓烟熏得我鼻涕眼泪一起往外流,我看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

  终于在最后一排找到了,一个戴眼镜的女孩被呛得快不行了,我解开她的安全带抱起她就跑,我感觉飞机就要爆炸了!我跳下飞机的时候,还有一个烟熏妆的妹子也跟着跑了出来。

  飞机外面的沙滩上,空姐指着机尾对我大喊:“快跑!机尾起火了,飞机要爆炸了!”空姐刚喊完,机尾就轰的一声炸了,前面的机舱跟着抖了一下。

  跑!我抱着眼镜妹朝空姐她们跑去,那个烟熏妆的妹子紧紧跟在我身后。

  还没跑出多远,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从身后传来,我本能的扑倒,把眼镜妹护在身下。

  轰!飞机彻底爆炸了。

  连续好几次的剧烈爆炸,我被震的头晕耳鸣。

  等到彻底没了动静,我甩着头从沙滩上爬起来。

  我吐了口吐沫,拍拍衣服上的土。

  我看着四周,碎钢板和断棍七零八落的扎在沙滩上,到处都是燃烧的飞机残骸,人的残肢断体随处可见。

  这下是没有人能够活下来了,我不禁感慨自己的命真大。

  雨点变得稀稀疏疏,一阵海风吹来,冰凉又刺骨。

  眼镜妹跪在沙滩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浓妆艳抹的女人看了一下眼镜妹,一脸的不屑。

  空姐她们三个走了过来,长腿美女和漂亮空姐一起安慰着眼镜妹,职场女人抱着胳膊走到我面前。

  她对我伸出手说:“夏岚,华宇集团总裁。

  ”我握了握她的手,自我介绍道:“陆远。

  ”

“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墙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脚的小洞里看去,只见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经一丝不苟了。

  那双玉手拿着肥皂,在她诱人的娇躯上不断地游走。

  红珠圆润的雪峰,高翘的丰臀,修长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无遮拦的出现在了李大牛的视线里。

  这一刻,李大牛终于明白弟弟李小强为什么每次回来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儿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过孩子的话,根本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如果换做是他,他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大哥竟然会来偷看自己!他还是个瞎子!在李大牛十五岁时,出一场车祸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现在他还打着光棍,但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复了,本想将喜讯告诉家里人。

  可当他看到弟妹柳媚媚,当着他面毫不避讳的解开衣服给孩子喂奶时,李大牛就不想说了。

  弟妹的漂亮远超他的想象,有时弟弟小强还会当着他的面和弟妹亲热,露出一些诱人的美妙风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满脑子都是弟妹的模样,有时还会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样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虽然他不应该想自己弟弟的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几年根本没有碰过女人,现在有柳媚媚这样年轻漂亮的弟妹在身边整天露出那些诱人的地儿,他实在没有办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着肥皂,已经攀上了那两块高耸,在上面来回的擦拭,一波接着一波。

  李大牛看的实在心痒难耐,真想跑进去,狠狠的抓两把!柳媚媚用水冲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没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娇躯靠在墙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耸的柔软,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随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发出一声声撩人的轻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喷了出来,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哪里会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觉要爆炸了,根本无法满足在外面看着,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触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儿,他真想凑到眼前,好好看看喷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进来和你一起洗吗?你帮我擦下背!”不过就在这时,茅屋外忽然响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吓得心惊肉跳,这声音是李大牛他妈张玉红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头就离开了,虽然他还想继续看,但他妈都进去洗澡了,哪里还能看啊!为了不让她们发现异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会儿才回到屋里。

  那时,柳媚媚和张玉红已经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饭,因为李小强和父亲都在外打工很久才回来,所以家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发上给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着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时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场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样尝尝那个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婴儿床上,蹙着眉头问张玉红:“妈,我最近奶水越来越少了,还特别疼,这可咋办啊?”张玉红赶忙的来到柳媚媚身边,掀开柳媚媚高耸,当着李大牛的面按了两把之后,皱着眉头说:“怪不得不下奶,原来是有肿块呀!”“肿块,这咋办呀!”柳媚媚不太懂肿块的事情,但却知道里面很痛!“这有点严重呀!”张玉红眉头皱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个办法,见柳媚媚挺难受的,她忽然灵机一动,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饭的李大牛说道:“要不,让你大哥给你按一按?他是专门按摩的,效果应该不错。

  ”“帮媚媚按…”李大牛刚才盯着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别提有多想自己也碰两下。

  这会儿听到自己老娘这话,他登时一个激灵。

  柳媚媚脸瞬间就红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赶忙摇头拒绝:“不行,不行,妈,你这想的啥办法啊!”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没办法接受!可张玉红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学习按摩,按过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儿媳妇现在那么痛,自家人给自家人解决下胀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着说:“媚媚,没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这一行的,他还啥都看不见,你担心什么?给你按按好歹也能缓解一下呀!”李大牛以为柳媚媚拒绝了,他妈就不会再强求,可没想到身为老妈的她,居然开始劝弟妹同意…他听着热血沸腾啊!这样虽然对不起他弟弟小强,但有机会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桥脸都红到了脖子,婆婆张玉红说的没错,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师,在这一行没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老公到外地打工挣钱,她却让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觉得实在对不起老公:“妈,这怎么好意思,还是算了吧,我自己想办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帮我的。

  ”张玉红望着自己媳妇,还不同意,就叹了口气说:“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总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肿块可不是闹着玩的。

  ”“妈,我回去再想办法吧,就不麻烦大哥了!”说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着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个急啊,心里特别痒痒,现在这么有机会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这么泡汤?搞得他特别不甘心。

  不过张玉红却坚持,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媳妇少遭些罪,让孙女小茜能吃饱,孩子还小,如果柳媚媚没有奶水了,总不能给孩子顿顿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着劝说:“哎呀,媚媚没事的,就让你哥帮你按按吧,咱们都是女人,有肿块严重了可不得了。

  还有你现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饿了,吃啥?小强和他爹为了咱们这个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们连小茜都养不好,等他们回来,还怎么给他们交代啊!”听到婆婆的话,柳媚媚立马停住了,虽然她不太清楚肿块严重了到底会怎样,但真的非常难受!其实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说的一样,严重了不能下奶,女儿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张玉红说的对,她老公为了这个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连女儿都养不好,岂不是对不起他?转身犹豫的看着正在吃饭的大哥,一个念头忽然涌起,为了女儿和老公,要不让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见!想到这,柳媚媚脸色都红到脖子根了,其实就算不是为了老公和女儿,她都想让李大牛按了,那种涨得疼痛感,(玉米地做爰全过程)她真的太难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脸为难的对张玉红说:“妈,这件事被小强知道了多不好啊!”这时,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望着柳媚媚那高耸的柔软,他馋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过去,心想着被小强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给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肿块必须得治啊!你倒是快答应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张玉红附在柳媚媚耳边,小声道:“媚媚啊,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来帮你解决问题的,又不是专门占你便宜,是不是这个理儿?”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说的对,可这样事儿,大哥会同意吗?她犹豫之际,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娇羞的问:“大哥,你能帮帮我吗?”

她犹豫着,可是看着老钱真诚认真的脸,她还是缓缓的将双腿慢慢向两侧分开,接着那迷人让老钱痴迷的风景一点点的从缝隙中显现出来……这展开的风景顿时就让老钱吞了口唾沫,他深呼一口气,把另一只闲着的手颤颤巍巍的朝会阴穴按去。

  老钱提出要按压会阴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为了不轨的想法,其实会阴穴和玉泉穴作为人体的两大重要穴位,按摩会有对赵雪身体有很大的好处。

  当然这个部位敏感,按压后会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应。

  “唔……”随着老钱手指朝会阴穴按去,一直紧张等待的赵雪在老钱碰到会阴穴的那一刻,整个身体开始颤抖,双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夹紧,大腿细腻的肌肤紧紧夹住的触感,让老钱大呼过瘾。

  “钱叔,慢,慢点,这地方太那个了,慢点按,太快了,我怕……我受不了。

  ”虽然赵雪在最后改口了,可是老钱知道她说的怕受不了究竟是什么意思,女人这个部位很敏感,剐剐蹭蹭就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或许是因为紧张,或许是很久没有和老公进行房事了,只是被老钱按压了几下,老钱就觉得赵雪某处有些……这个发现让老钱大口吞咽着唾沫,灯光下他隐隐能够看到些波光,心中那股刻意压着的邪火腾腾的再次燃烧起来。

  “小雪,钱叔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这关系到对于你的治疗。

  ”老钱怕赵雪不好意思回答,特意编了个借口。

  “唔……钱叔,你,你问吧。

  ”老钱虽然和赵雪说着话,可是他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仍然是一下一下按压在会阴穴上,而且赵雪发现,这时候的频率明显比刚开始的要快了几分,让她觉得浑身舒坦的不行。

  “那钱叔可就问了哈。

  你告诉钱叔,你这里为什么反应那么强烈,我才刚按压了几下你就浑身颤抖,双腿用力夹紧了,这和别的已婚女人不同,她们可都是按压好几分钟才可能有感觉的,你怎么这么快?”老钱问完满脸期待的盯着赵雪,而赵雪在听到这个问题后,本来舒服的快要睁不开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

  她脸上的朝红更浓了,眼神迷离又幽怨,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大约停了半分钟,赵雪的声音才断断续续的传来。

  “钱叔,不怕你笑话,我和老公已经好久没那个过了,这地方好久没受到过刺激了,别说是一个大男人按压了,就是平时我偷偷自己碰一下,都能让我夹紧双腿……”赵雪说着脸上的红都要滴出水来,一双眼睛再也不敢看老钱。

  “原来这样啊,小雪,钱叔又不是小孩子,对于男女那些事钱叔作为过来人还是知道的,我这只是问一问好了解一下这患处情况,小雪你别紧张,放松点,再按几下,就不按了这里了。

  ”老钱说着心里大定,暗道对付一个大半年没有过那种体验的已婚妇女老钱还是有把握的。

  已婚妇女和雏女是有区别的,雏女从来没体会过那种冲上巅峰的快乐,所以想象不到那种快乐到底多么迷人。

  可是已婚妇女早就体会过男女之间真正的快乐,她们知道那份快乐究竟有多么的诱人,所以在没有的时候,她们想,只要稍加引导她们就会上钩。

  老钱的手时快时慢,时深时浅,原本还有力气半仰着头盯着老钱动作的赵雪除了哼哼唧唧以及时不时夹紧双腿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唔……钱叔,慢点,我现在浑身没劲,你这按压的太快,比我老公……”赵雪神情迷乱,说话渐渐的不经过大脑,不过在说出她和老公做那事之前还是及时住口了。

  可是老钱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引诱她的话茬呢,赶紧接过来说道。

  “你老公怎么了?”老钱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的沦陷了,彻底的变成了坏蛋大灰狼,这也不怪(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他,属实是他和赵雪接触的太深了。

  他和赵雪此时的场景恐怕只有夫妻间才会出现吧。

  “我老公,啊……没,没什么。

  啊……钱叔,停,我……啊……”老钱没想到赵雪那里反应居然那么大,赵雪的话还没说完,老钱就觉得赵雪双腿上传来一阵大力,几乎要将他的双手给夹断。

  我的天,赵雪这,竟然这样就……到了吗?老钱揣着明白装糊涂,看着赵雪不停颤抖的身体说道。

  “小雪,你,你咋了?可别吓我。

  ”短暂又急促的颤抖后,赵雪眼神中透着一丝渴望,犹豫不决的看着老钱,而后眼睛转向被自己双腿紧紧夹着的双手,声音弱如蚊蝇道。

  “钱,钱叔,夹疼你了吧?”老钱看着赵雪舒适过后通红的小脸,满脸迷茫的问道,“小雪,我不疼,倒是你咋了?这脸咋这么红呢?”听着老钱的追问,赵雪原本就红透了小脸,更加红润了,她心里不停抱怨,都怪钱叔这个家伙,哪有一个劲按压女人那里的呀,一直按能不高……到了嘛,这个老男人。

  老钱的问话虽然让赵雪感到羞恼,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老钱刚才对自己的刺激,而且也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她的眼睛竟然往老钱裤子上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赵雪吓了一跳,那地方竟然比一开始又大了一倍,这下就算是不放出来,也比自己老公的大了一圈。

  她不知道的是,刚才她不停的颤抖的时候,哼哼唧唧的叫声,让本就对她心怀鬼胎的老钱差点把持不住了。

  经过老钱的按压,让赵雪竟然来了感觉,而且对老钱竟然有了几分企图。

  她迷茫却又忐忑的看着老钱,犹豫了半天才软绵绵的开口道。

  “钱叔你,你裤子是怎么回事?”听着赵雪的话,老钱猛地低头,接着就看到自己那要上天的裤子,吓得赶紧用手按了按,妈的,这坏家伙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可不能把赵雪吓到了。

  他将部位藏好,而后担心的抬头正要和赵雪解释的时候,就看到赵雪眼神炙热的看着自己,他心头一跳,感受到了她的渴望。

  这渴望的神色让赵雪晕红的小脸显的更加的娇媚,老钱不由的看痴。

  他慢慢的俯下身,试探性的在赵雪的唇边,轻轻地亲了一下,见她没有反感,便大胆地亲在了上面,顿时一股绵软香甜的感觉就弥漫在老钱的嘴里。

  赵雪只是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在自己嘴边不断索取的老钱,随即又把眼睛闭上了。

  赵雪其实对于老钱的亲吻还是有点抗拒的,所以她紧闭着牙关,不让老钱的舌头有乘虚而入的机会。

  老钱也不着急,只是在赵雪的嘴唇上慢慢的摩挲着,但那只不规矩的大手,则是顺着赵雪柔滑的大腿慢慢往上,再次来到了赵雪的私密之处。

  感觉到那里依旧是湿润的状态,老钱的手指头,一下子就滑进了那神秘的洞口里。

  “啊!”被老钱这样突然袭击,赵雪终于是无法继续紧闭着自己的嘴唇,喊出了声音。

  就这样,赵雪的上下路便一齐失守,只得任由老钱进行探索。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可正当老钱准备更进一步索取赵雪的时候,一首筷子兄弟的《小苹果》响了起来。

  这个手机铃声一响,顿时就把缠绵悱恻的两个人吓得愣住了。

  赵雪想起这应该是自家老公忙完之后打开的晚安电话。

  于是她连忙推开老钱,快速爬起,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别有深意地扫了老钱一眼。

  老钱知趣地坐在一旁,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喂,老公!”赵雪看着老钱,声音轻颤着。

  看着赵雪此时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散去,还是一副娇羞的模样,老钱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恶趣味,他慢慢的朝正在打电话的赵雪爬了过去。

  “我,我也想你了,老公!”赵雪见老钱爬到她的身边,吓得声音都变了声调。

  “老婆,你怎么了?声音怎么不对?”李建问道。

  “没有,这几天嗓子不舒服。

  老公,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赵雪娇声道。

  “应该快回去了!宝贝,哪里想老公了?”电话那头,李建坏笑着说道。

  “讨厌,你说呢!”赵雪撒娇的声音简直能麻死人,老钱听后感觉身体一颤,仿佛被电到一般。

  “那怎么办呀,我又回不去,要不自己按摩一下,等我回去后再给你按摩,好吗?”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老钱的把手伸了过去,握住了赵雪的两团柔软。

  赵雪被老钱的动作吓了一跳,脸色苍白,不过随即闭上了眼睛,若无其事地继续打着电话,“嗯,老公,我等你回来给我按摩!”“老婆,我爱你,我这还有事,先挂了,晚安哟。

  ”说完,李建挂掉了电话。

  电话一停,赵雪就睁开了眼睛,快速向床里躲去,慌张地看着我,颤颤巅巅地说:“钱叔,你看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我想睡觉了。

  ”此时的赵雪已经完全从刚才的情欲中清醒了过来,一想到刚才自己和老钱居然都那样了,整个人是羞的不行。

  老钱一看赵雪的动作,便知道今晚肯定没戏了,于是便跳下床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冲赵雪打了声招呼,便失落的离开了赵雪的家。

  回到家后,老钱又一次的失眠了。

  因为有了上次那样的接触,老钱开始主动跟赵雪联系,可是整整一个星期,无论是给赵雪发短信还是去赵雪家敲门,赵雪都不在回应老钱。

  老钱就这样失魂落魄的过了一个星期。

  但是一天傍晚,赵雪却突然主动地敲响老钱家的门。

  “钱叔,快开门呀!”赵雪抱着孩子焦急地拍着门。

  老钱连忙打开门,扫了眼她后,把目光定在了孩子身上。

  “这是怎么了?”老钱接过孩子,在他的额头摸了下,很烫手,顿时便明白了什么情况。

  “孩子高烧,跟我去诊所。

  ”老钱抱着孩子率先向电梯冲去。

  “钱叔,我回去换身衣服。

  ”赵雪慌张地说道。

  老钱没有理她,抱着孩子下了电梯后,往诊所跑去。

  到了诊所,给孩子量了下体温,38度9。

  老钱急忙跑到处置室,找了些酒精和采血棉。

  这时,赵雪也赶了过来,“钱叔,孩子没事吧?”老钱看了一眼赵雪,气愤地说道:“怎么可能没事,你干什么去了?孩子烧成这样都不知道,38度9,你赶紧去西药柜儿科药拿盒对乙酰氨基酚过来。

  ”老钱拿着纱布沾着兑好酒精水,反复给孩子做着物理降温,重新量了下体温后,37度2,老钱这次如负重担的瘫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地喘着气。

  赵雪看见老钱的样子,知道孩子已经没事,突然一下子上前抱住了老钱。

  “谢谢您,钱叔,如果没有您,我真得不知道怎么办了。

  ”“起来吧,孩子没事了,走吧,回家!”老钱安慰地说道。

  赵雪立刻从老钱的怀里爬了起来,脸色潮红,羞涩地看着老钱,抱起孩子跟着老钱往家走去。

  回到她家后,孩子已经睡着了。

  老钱便和赵雪交待一些注意事项,但一股突然尿意袭来。

  “小雪,我回家一趟,一会再来!”赵雪看着老钱局促的样子,大概猜出老钱要干什么了。

  于是她指了指自己房间里的卫生间,冲老钱微微一笑。

  老钱则尴尬地看了一眼她后,也没推辞,向着卫生间走去。

  进入卫生间后,冷不防看到旁边脏衣服篓里有一条肉色的底裤,老钱顿时就回想起那晚的风格,忍不住的拿了起来。

  感受到那特有的气息,老钱呼吸一下变得有些急促。

  鼻孔中一热,一股殷红的热流直接淌了出来。

  老钱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能流鼻血,刚准备动手情,就听到赵雪在门口敲门,“钱叔,你好了吗?我要给孩子拿个尿不湿?”“马上就好!”老钱赶紧把内裤放回去,硬着头皮走出来,祈祷着她洗衣服时不要翻看,直接扔进洗衣机。

  “小雪,我就先回去了!”“嗯,晚安!钱叔!”回到家躺在床上,老钱却迟迟无法入睡,总是担心赵雪发现内裤上自己的杰作,害怕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很猥琐?万一以后再不搭理自己怎么办?老钱被这些可怕的想法吓着了,辗转难眠,一夜未睡。

  第二天早上,老钱很晚才起来,他简单地吃口饭后,准备去诊所上班。

  刚出屋子,就看见了赵雪。

  她竟然只穿着简单的睡衣,手里拎着一个垃圾袋。

  她也看到了老钱,脸色瞬间通红,放下垃圾袋后,快速地向家里跑去。

  但到了门口后,却停了下来,转身羞涩无比地低着头说道:“钱叔,昨晚谢谢你。

  ”说完,快速地闪身进屋。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c.aspx?6865.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c.aspx?7906.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c.aspx?4380.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c.aspx?5245.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c.aspx?2038.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c.aspx?1319.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c.aspx?5619.html

https://www.bestwristband.xyz/twc.aspx?5364.html